作者: Div (另一種聲音) 看板: SD_Div
標題: 【太古】 第二篇 千里托孤(3)
時間: Thu Jun 9 16:19:06 2005






千里托孤篇(3)









那是一個蠻荒的年代,人類的居所仍然相當的原

始,用簡單的木頭和水砂建成,屋頂鋪上稻草,就是

一間可住的屋子。



屋子,對妖怪來說,是沒有必要的,因為妖怪親

近土地,溫暖的大地和閃亮的星光,才是妖怪最好的

居所。



狼王此刻待在人類的屋子裡,顯得有些侷促,牠

不習慣這個看不見天空,聞不到自然氣息的木頭箱子

,也就是人類口中的屋子。



不過,牠仍然安靜的等著,因為老婦人把小蚩尤

抱進了裡頭的房間內,剛出生的小蚩尤受不了連日奔

波,的確亟需要休息。



老婦人將小蚩尤放在一張柔軟大床上,然後蓋上

麻織的棉布,然後走到了廚房,素手調羹,煮了一鍋

熱湯,裡頭浸了幾味不知名的藥草。



熱湯咕嚕咕嚕的滾著,香氣四溢,連狼王都聞的

食指大動。



狼王沒有說話,安靜的坐著,看著老婦人的一舉

一動。



對狼王來說,此情此景,組合成一種很奇特的感

受。自從牠從母親的山洞中誕生以來,牠對「居所」

的記憶,就一直停留在乾燥的石穴。



走出石穴,迎面而來的是帶有草原氣息的涼爽清

風,而所謂的母親,是教受牠戰鬥技巧的師父,也是

帶領牠外出狩獵的夥伴。



狼王在獵殺的同時,牠也品嚐著隨時被殺的危機

感,因為西方的大漠草原,就是這樣一個危機四伏,

永遠不能安心的地方。



比起眼前堅固的人類屋子,煮著肉湯的老婦背影

,狼王突然有種錯亂的感覺,回憶,就像深山中突然

湧出的泉水,一下子,充滿了牠的心靈。



在外出闖蕩的歲月裡,在某一天牠猛然發現,自

己已經在道上闖出了名號,牠修煉了長達數百年的妖

力,已經罕逢敵手。



這時,伏羲大神來到西方國度,統合了獸族。牠

受白虎王之邀加入獸族,成了堂堂的獸族四天王。



成了四天王後,雖然位高權重,可是狼王發現,

牠仍是在戰鬥,只是以前面對的戰鬥是為了生存,而

後來的戰鬥是為了榮譽。


後來……又發生了許多事情……許多不堪回首的

悲劇……



直到牠接受了萱女垂死前的托孤,讓牠踏上這段

危險的旅途。


但是,狼王口中雖然不時發著牢騷,可是牠卻意

外的感受到「一份充實」。



一份充實,不是為了什麼狗屁的妖族未來!更不

是為了遵守一個朋友的承諾,牠只知道,這份充實來

自更深層,更原始的情感。



那是「保護一個弱小的生命的充實」,為了能保

護這個小嬰兒的笑容,就算犧牲生命也沒有悔恨。



狼王知道,這趟任務結束後,牠是必死無疑,因

為牠背叛了伏羲神,背叛了崑崙山的諸神。



伏羲土系陣法中必留生門,只有屬土系的獸族能

輕易突破陣法,狼王苦笑,如果牠能想到,身為智慧

大神的伏羲一定也能想到。




「帶走妖嬰的,絕對是獸族。」




卡噠一聲,房間的門被打開了,也打斷了狼王的

冥思,老婦人端著那個藥碗,裡頭已經空了,



「小蚩尤吃過藥了嗎?」狼王淡淡的說。



「吃過了。等他一出汗,燒就會退了,不過話說

在前頭,就算燒退也要休息個兩天,才能再上路,小

孩身體弱,你這樣奔波,肯定會要了他的小命。」老

婦人回答道。




「恩,謝謝妳。」狼王雙眼閉上,似乎正在下一

個困難的決定。



「多照顧這個小寶寶,就是謝謝我了。」老婦人

放下碗,微笑說。



「那,我該怎麼稱呼妳?」突然,狼王陡然睜開

了雙眼,雙眸中卻吞吐著妖氣的光芒。

「該稱【王母】?還是【女媧】?」



這一瞬間,時間彷彿靜止了。



狼王的狼爪中,寒光閃閃,五根淬藍利爪從指尖

透了出來。



這是狼王的戰鬥姿態!




但是狼王雖然擺出了戰鬥姿態,卻遲遲沒有發動

攻勢,因為牠知道,自己絕對沒有勝算。



如果對方真的是女媧或是王母,牠只有死路一條

而已。



「我很好奇,你是怎麼發現的?」老婦人對狼王

的殺意毫不在意,反而坐到狼王的面前,瞇起眼睛慈

祥的笑了。



「因為,小蚩尤怕生……」狼王爪子仍指著老婦

人,只是掌心早就浸滿冷汗。



「也許是因為小蚩尤剛出生,就被崑崙山的諸神

追殺,所以他對仙氣非常的敏感,任何仙氣都會感到

不安。」



「喔?」老婦人點頭道。



「當妳抱著他的時候,他做出了抵抗的反應,雖

然妳馬上就安撫他了,但是那一剎那的抵抗,卻沒逃

出我的眼睛。」




「所以你判斷我是仙路的人馬?」老婦人呵呵的

笑著,「但是,你又怎麼斷定我是九大諸神?」



「因為我從來沒看過這麼高明的神。」狼王吞了

吞口水,沙啞的說,「我對自己的鼻子有十足的信心

,可是,妳明明就在我的面前,卻可以完全隱去自己

的氣息。如果不是九大諸神的級數,是沒有這樣的功

力的……加上妳又是女性,所以我猜妳不是女媧就是

王母。」




「呵呵,好敏銳的觀察力。」老婦人笑了起來,

「不愧是獸族的狼王啊。」



「我知道我絕對不是你的對手。」狼王堅定的說

:「可是我已經打定主意,寧可犧牲自己來換妳一點

傷害,好讓小蚩尤逃走。」



「呵呵。別激動,別激動啊……狼王。」老婦人

微笑,狼王指覺得眼前一花,一陣沁心的香風飄過,

在牠眼前的,赫然是面容嚴肅,穿著純白長紗,美麗

的一代大神,王母。




「狼王啊!你實在太天真了,想偷偷摸摸過城。

」王母搖了搖頭。「你難道不知道神民之都是我的管

轄嗎?」




「哼。」狼王咬了咬牙,狼鼻噴出了一口濁氣

。「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何必在那裡囉哩囉唆!」




「狼王你錯了,我不會殺你們的,而且……我要

放你們走。」王母依然是慈祥的微笑。「我留你下來

,真的是因為小蚩尤發燒了。」




「啊?」狼王一呆。



「其實你們剛進城的時候,我就發現了。一來你

的殺氣太重,二來小蚩尤妖力深不可測,你們兩個走

在一起,實在太醒目了……本來我想發動神力,將你

們一舉成擒。」




「那,為什麼沒有這樣做?」狼王疑惑。




「可是,當我看到你只想安靜的過城,我就動了

一點憐憫之心,而且,我更發現了小蚩尤正發著高燒

。這一剎那,突然我笑了,我笑自己忘了生物一切平

等的至高原則,盤古大神創造世界的時候,不就是為

了天下萬物嗎?我竟然為了一個可笑的預言,去追捕

一個無辜的小孩。」王母淡然一笑。




「……」



「無論這小子將來會不會成為一個驚天動地的大

惡魔,至少在他做錯事之前,是沒有罪的!預言不能

用來定一個人的罪!尤其是讓他剛出生就失去父母,

吃了這麼多苦,實在太殘忍了。」王母慈祥的說。





「犯錯之前,是沒有罪的……」狼王喃喃覆誦著

王母的話語,似懂非懂得點了點頭。




「可是,就算我放過了你們,崑崙山那些大神卻

未必,所以,我最多只能保你們這幾天在有熊城平安

,接下來,還是要靠你們自求多福了。」



狼王聽到這裡,心中激動,牠收起了爪子,雙膝

一軟,就這樣跪了下去。



「保我們這幾天平安,這樣就足夠了,謝謝王母

娘娘。」




「你們也累了,這幾天就好好的休息吧。」王母

溫柔的說:「另外,我也佩服萱女,她竟然敢兵行險

著,讓神農公斷這一切,神農的仁慈和智慧,不論是

天界是人界,都是受人景仰的。」



「是,萱女是了不起的人。」




「嗯,這小妖嬰雖然一出世就挫折重重,但是遇

見了萱女和你,也顯出他際遇的不凡,處處得到貴人

相助,好吧,你們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王母說

完慈祥一笑,就這樣隨著一陣清涼的風,消失了。




「謝謝王母娘娘,謝謝……」看著王母遠去,狼

王喃喃的念著。「原來崑崙山上,還有這樣好的神啊

。」




牠轉頭望著房間裡,小蚩尤依舊沈睡著,狼王忍

不住笑了起來,「呵呵,你這小子,還真是有狗屎運

啊!連王母娘娘都放你一馬!」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相簿 http://www.wretch.cc/album 有佈景主題 速度很快 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140.120.134.80海
aamin:推薦這篇文章 [05/06/09]
aamin:喔耶 頭推^^ [05/06/09]
bluestone:推薦這篇文章 [05/06/09]
REED:推薦這篇文章 [05/06/09]
Donna:推薦這篇文章 [05/06/09]
作者在 05/06/09 16:28:50 從 140.120.134.80 修改這篇文章
wahpooy:推薦這篇文章 [05/06/0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v 的頭像
Div

Div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