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十二日,日本的天氣,晴。

在十一點半的時候,我們終於抵達了日本的關西機場,也終於踏向了京

都的第一步。

不過自從之前發生的「VIP」級的安檢禮遇之後,讓我們對這趟旅行開

始產生了新的擔憂,會不會因為我們兩個太天兵,到日本會繼續鬧出許

多超乎想像的笑話呢?

結果,沒想到,才剛抵達日本機場,馬上就上演了第一場狀況劇。



狀況劇主角,女友,Div。最佳配角,吉林夫婦。地點,日本的通關口



最近幾年,日本雖然已經免簽證,但仍要填寫一張「入境申請書」,入

境申請書上,其實有很多很複雜難填的問題,如果你是第一次填,真的

很難全部都填到正確答案。而且,可以說很幸運,因為我和女友果然都

是第一次自己填。

好不容易填好了入境申請書,什麼在日本的連絡人(這誰知道阿?),

來日本目的(觀光),國籍(我填了「台灣」……),然後排了很長的

隊伍,準備要通關。

我看到眼前那個日本人,看到我的單子,立刻就露出「媽阿,怎麼又來

了一個白癡」的表情,然後他把入境申請書翻到背後,放在我的眼前。


媽阿!我真的是白癡!原來入境申請書有兩面!


有種自以為數學考了一百分,但是走出考場才發現考卷原來有兩面的驚

愕感。

不過才走出來,馬上看到一旁的櫃台,女友正在偷笑,原來,她也跟我

一樣被退件了。

其實,被退件還好,以我們的知識背景,再重寫一次就一定會OK了,可

是真正刺激的事情,卻在這短短的一次折返中,發生了!


一隻乾癟的手,拉住了我女友的衣袖。

我們一轉頭,就看到一雙蒼老而無助的眼神,正看著我們。是一個大約

五六十歲的老太太。

她揮動著手上的入境申請單,意思非常明顯……「幫我填。」

好吧,基於人溺己溺,人飢己飢的精神,我心地善良的女友毅然接過了

她手上的單子,雖然我們五天的自由行時間寶貴,不過舉手之勞做善事

,也是一件好事…

「妳的名字是?」可是,我女友才說出這句話,我們就發現不對了。

因為,這個看似來自中國的老太太,一出口,竟然是一串我們壓根就聽

不懂的話!

「%&*@@!!!#%%」

我女友看著我「喂,你聽的懂嗎?」我搖頭,「妳的英文不是比我好嗎

?妳都聽不懂,我怎麼聽的懂阿。」

我女友氣的跺腳。「她講的不是英文好不好!」

後來,我們才從她一堆莫名其妙的話裡面,抓出了幾個我們認識的音,

才赫然發現,她來自吉林。阿,中國果然地大物博,怎麼連個吉林人的

發音都這麼奇怪。(後來推測,她講的應該是韓文,因為東北近韓國。



這時候,對方也意識到這裡並不是東北,我們兩個年輕人滿臉狐疑的表

情的確是聽不懂她說話,她回頭,拉來了另外一個老爺爺。

這老爺爺的皮膚黝黑,身材高瘦,會說「北京話」。對我們來說,真的

是如獲至寶,終於出現一個能夠溝通的人了。

只是真正的難題才要開始。

一份入境申請書,對比較有機會接觸書本和學識的我們來說,也許只是

一些資料上的謄寫而已,對他們來說,卻像是天書一樣莫名難懂。

所以,為了替他們寫好入境申請書,我女友要一件一件跟他們核對護照

,核對機票,而且入境申請書裡面還有所謂的「到日本的連絡人」這一

欄。我們自己當時是隨手亂寫自己住的飯店,但是,這對吉林老夫婦該

怎麼辦呢?

而且,沒想到,這一個欄位的填寫,卻意外的問出了讓我們瞠目結舌的

答案。

吉林老爺爺說;「我們是來看自己的小孩的。」

「喔?你們有小孩在日本?打算住多久?」女友一邊寫著資料,一邊問



「半年。」老爺爺和老太太難掩聲音中的雀躍。

「半年?」聽到這兩個字,我和女友面面相覷。

要知道,來自台灣的我們擁有日本的免簽證,也只能保證居住時間是三

個月而已,這對什麼都沒有的老夫婦,來自中國,沒有簽證,可能連機

場都跨不過去,該怎麼讓他們居住半年,而且,真正奇怪的是,他們既

然有一個居住在日本的小孩,為什麼會任憑他們倆個在機場闖關?


無論如何,他們的入境,顯然已經不單純了。

好像不是女友把這張「入境申請書」全部填對之後,就能解決的。


之後,我女友花了大概二十分鐘替他們寫好,可是由於資料不足或是其

他問題,他們不斷被日本的海關處退件,到後來,那位老太太已經出現

了慌亂而且霸道的行為,她緊緊抓著我女友的衣袖,好像害怕我女友先

一步過海關,老太太每次被退件,都會一直詢問我女友,到底怎麼回事




我和女友本身都是很樂於助人的人,只是,我們漸漸發現這對夫婦的情

況沒有我們想像的簡單,更何況,我們自己也不懂日文,我們也是第一

次來日本,還是什麼都不了解的自助旅行欸。


這個驚險的經驗,在最後一位穿著日本警察制服的人員介入後,才在一

片混亂中結束,那日本人員始終不肯講英文(或者是不會講?),讓我

們在移交夫婦給服務人員的時候,著實廢了不少工夫。


一直到走出了機場,我和女友依然念念不忘這對吉林夫婦,我們很想幫

忙,但是,他們很明顯超出了我們可以幫助的範圍,他們該由負責處理

中國大陸遊客和日本海關的專員來負責,而不是兩個愣頭愣腦的台灣少

年郎。


整件事,最後還有一個小插曲,等到我們終於把吉林夫婦交給了服務人

員,可以步入日本的境內,準備去拿行李的時候,時間早已經超過了快

一個小時…

我們才走到機場大廳,背後馬上跑來一個日本人,用緊張的聲音不斷喊

著「Taipei?Taipei?」妳也知道,日本人的英文發音實在很……難

懂,所以我們走了很遠,才被那個日本人追上,她穿著粉紅色的套裝,

手裡拿著一張行李清單,原來,她是日本的海關人員。


我們很驚愕,日本服務原來這麼好,竟然我們一出機場,馬上派人把行

李帶給我們?一問,才知道壓根不是這麼一回事!


是我們的時間實在拖太久啦啦啦~~~


拖到日本機場出現了緊張的狀況,什麼廣播,到處派人詢問等等……的

手段都使出來了!


才知道,原來當時這行李的主人,正被困在機場裡面,和兩個吉林夫婦

奮戰。


等到步出機場,我伸手摟了摟女友一下。我們都有一種預感,這趟自由

行從一開始就拼命往出軌的方向前進,不知道後面還有什麼更有趣的事

情,在等待著我們呢!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還是很認真的想替這對吉林夫妻禱告,希望他們

此刻早已和日本的小孩重逢,享受天倫了。 :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v 的頭像
Div

Div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人證
  • 她揮動著手上的入境申請單 <---呵呵,形容的<br />
    好貼切!<br />
    <br />
    讓我想起當時右邊是說著韓語、北京話夾雜的老<br />
    夫婦,左邊是操著日文的海關警衛,而我們只能<br />
    堅持用英文...三方雞同鴨講的對話著。<br />
    <br />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