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故事】八個恐怖事物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二章 忌黑2.1
<黑暗 賣帽子的男人>

王老頭是一個業餘記者。

所謂的『業餘記者』,平日有一份像是老師或是公務員的正職,但是會不定期投稿到報社。業餘記者多半是因為本身對新聞有份興趣,喜愛寫作。

通常,業餘記者只存在一些窮鄉僻壤的地方。因為,報社沒有這樣龐大的記者人力,去深入每個鄉間,而這些鄉下地方平常會發生的事情,多半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也不值得投入人力。

於是報社就和這些業餘記者簽下合約,一但發生什麼大事,這些業餘的記者可以提供報社第一手的報導。

王老頭就是這樣一個業餘記者,而他平時的行業,是體育老師,因為對新聞有份興趣,加上本人熱心,愛管閒事,寫稿又可以賺點小錢,諸多原因,促使他從事了這份行業。

本來,王老頭對自己業餘記者的身分,是自得其樂的。只是,前陣子發生了一件事,卻讓他心上有了揮不去的疙瘩……

因為他的村裡,死了一個人。

這個年頭,「死了一個人」這樣的事情可大可小,所謂的大小,全看新聞媒體評定這「兇案」有沒有炒作的價值,是不是能造成全國的轟動?

很不幸的,這個人的死法不夠精彩,並不引起新聞媒體的關注。

他是一個年輕人,死在自己的家裡的沙發上,醫生判定為自然死亡。

死者的屍體被發現的時候,穩穩坐在沙發上,頭低低垂下,宛若沈思。

令王老頭印象深刻的是,當他接到鄉民的報告,拿著照相機趕到現場的時候,他發現,原本愛看熱鬧的鄉民,竟然全都聚在門外,沒一個人敢靠近一步。

王老頭覺得疑惑,但是基於職業上的責任,他還是跟員警表明了他的身分,走進了那間屋子。

嗯,很普通的客廳,一台電視,一座沙發,還有小茶几,而死者最後死去的模樣,看起來,倒像是午後男子看電視看累了,在沙發上打個盹。

有時候,死和睡是讓人分不太出來的。

王老頭聳了聳肩,這間客廳物品擺放整齊,看不出是遭人入侵,或是激烈打鬥的痕跡,也沒有斑斑的血跡,濺牆壁上……在這樣的案例,恐怕沒有什麼新聞價值……

拍幾張照,可以交差就好了,王老頭輕鬆的笑笑。

可是,王老頭輕鬆的心情,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為刑警的一個動作,就將王老頭的心情徹底破壞…

那刑警為了取證方便,所以把這位垂著頭的死者,挪動了一下身體。

就在這一下挪動,牽動了死者的頸子,那垂下的頭,也跟著抬了起來。

不到零點一秒的時間,王老頭的眼睛和死者的眼睛,眼神交會了。

瞬間,王老頭感到一陣從腳底竄上來的毛骨悚然……

因為,那個死者的眼窩,一片深邃,竟然是空的!

「啊啊啊啊啊!!!!」王老頭發出淒厲的尖叫,手上價值數萬的單眼相機,砰一聲摔落在地上。

「喂!王老頭!你在幹嘛?」那名員警也被王老頭的尖叫所驚嚇,皺眉問道。

「眼睛,那死者的眼睛……」王老頭伸出手指比著死者,身體卻不斷打囉唆…

「眼睛?」員警一歪頭,看了死者的臉上一眼,「王老頭,你眼花了啊?他的眼睛是閉上的啊!」

「不,不……」王老頭身體一直顫抖,「他的眼睛剛才睜開了,而且……裡面空空洞洞的,是兩個窟窿,他沒有眼球,他沒有眼球……」

「神經!」員警皺起眉頭,揮了揮手,「王老頭,人沒膽就不要幹記者,快去回家去睡覺吧!」

「他真的沒有眼球,他的眼睛是窟窿,他剛才睜開眼睛,跟我的眼睛對望…」剛剛還拼命解釋的王老頭,說到這裡,卻也突然噤聲了。

這是一個死人,怎麼可能睜開眼睛和他對望?

既然沒有眼球,怎麼可能睜開眼睛和他對望?

「想通了嗎?」員警不耐煩的揮著手:「王老頭你拍完照了吧?快點回去!別在這裡煩了!」

「可是……」王老頭想到這裡,歪著頭,遲疑了片刻,剛才他感受到的恐怖,難道是自己的幻覺嗎?

王老頭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轉身拿起剛才摔落地上的相機,一陣心疼,哎啊,這相機可是他花了半個月薪水買的,這樣重重一摔,不傷也殘了。

王老頭悶悶的起身,想著,「算了,回家洗照片好了……洗出幾張,算幾張了。」

當時,王老頭卻不知道,真正恐怖的事情,還在後面等著他……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5) 人氣()



八個恐怖故事
本來的2.1 改成 1.6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第二章 忌黑 2.1
<黑暗 賣帽子的男人>

經過五個小時的折騰,小張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此時已經是半夜十一點,早就過了正常的公務員下班時間。

派出所只剩下值班的警員,整個派出所顯得平靜而沈寂。

小張一屁股坐上自己的辦公椅,點根煙,望著天花板發愣。

小張並不急著回家,因為他現在仍是單身,「家」這個字,對他來說,只是象徵一張床和一台電視而已。

小張的外表雖然不突出,但是五官端正,身材高挑壯碩,又沒有賭博酗酒的壞習慣,所以曾有不少警界的前輩或學長,主動要幫小張介紹女友,只是都被小張笑笑婉拒了。

原因很簡單,小張的心中有個人。

雖然…小張從未和那個人見過面。

她是小張在網路上認識的……聊了一年多的天,兩人的默契建立在一來一往的msn訊息裡。

一開始,小張和她曾經積極想要見見對方,可是總是因緣際會,連續錯過了幾次之後,他們反而少提見面這件事了。

可是,他們熟絡的程度,不但沒有因為未曾謀面而降低,反而在不間斷的網路對話中,逐漸加溫,親密如情侶,關懷如家人。

到後來,小張更不敢提出見面的要求,他心中隱隱害怕著,一但見面,會破壞了現在兩人和諧的關係……於是,小張和這位女孩,成為了所謂的「網路戀情」。

網路戀情,這種事情如果被小張的朋友發現,肯定沒人相信!

因為小張在警局表現出來的模樣,是一個耐力超強、一絲不苟、穩健踏實的人,所以他才能平步青雲的升上重案組的高階刑警。

這樣的人,竟然會去談一場沒有見過面的網路戀情,實在讓人難以想像。

但是,愛情的發生,就是讓人難以想像的。

就算是強悍的小張,在愛情面前,也只是一個追求幸福溫暖的普通人罷了。


此時,小張將煙擱在煙灰缸上,打開電腦,螢幕閃爍,自動連上了網路。

小張快速瀏覽過幾個常去的網站,沒什麼大事,然後他打開了msn。

msn的好友名單中,那個小張最注意的名字,娟。此刻卻是紅色的。msn的紅色,表示著這人並沒有在網路上。

「今天禮拜三,所以妳去教鋼琴了嗎?」小張又抽了一口煙,然後他攤開了自己的筆記本。

上面潦草的記載著今天發生的種種……

還包括了後來靠著車牌號碼,循線查出的女子資料,

「二十六歲,未婚,從事與網路服務有關的行業,父親從事棉製品相關的經銷商,母親是家庭主婦,目前所知,沒有交往中的男友,精神狀況也穩定,也沒有財物糾紛,債務上只有一筆一萬四千元的卡費。死者交友狀況極為單純,她父母表示,死者平常除了去公司外,回家也都關在房間中上網聊天,生活極為單純……實在很難想像她會被她人殺害,或是選擇自殺。」

小張又讀了一遍,忍不住敲了敲手中的煙,他也不懂,這樣的人怎麼會選擇這樣的死法?而她死前的那些抓痕,又是怎麼回事?

小張想著想著,一整日下來,所累積的疲倦,突然湧了上來。

他大大打了一個呵欠,眼睛一閉,就在辦公椅上睡著了。



小張做了一個夢,他夢見那個算命先生瞪著他,嘴裡念著:「見到黏糊的東西要躲…」

小張忍不住開口問道:「什麼是黏糊的東西啊?」

「就是你身上的東西啊!」算命先生將手比著小張,發出尖叫。

然後,小張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糞坑裡,除了惡臭,身上還沾滿了一團又一團令人作噁的糞便,糞便又溼又黏,將他整個身體包裹住。

好恐怖!而小張感到極為恐怖!那是一種無法掩飾的恐慌!

他痛恨他身上那些黏糊的糞便,他幾乎要發狂,他雙手拼命揮舞,想將身上的糞便給抓掉,可是糞便卻像是吸血蟲一樣,緊緊的黏在他身上。

糞便那種讓他全身發麻的觸感,透過他的皮膚,傳達到他的神經,再到達他的腦部。讓小張只想尖叫,甚至想拿刀割開自己的肉,只為了除掉這些糞便……這些黏糊糊的東西!

可是小張身上沒有刀,於是,他伸出了手,對自己的皮膚,毫不留情的抓了下去…

「啊!!」

這一瞬間,小張從劇痛中清醒,而值班員警也碰一聲推開門,衝了進來。

「長官?長官?你還好吧?」員警聽到小張夢中那聲嘶吼,連忙趕來關心。

「還好……我還好……」小張想到剛才的夢,還心有餘悸,他低頭一看,發現右手五指鮮血淋浬,而他的左手手臂,則被自己抓出了五條駭人的血痕。

「長官,如果您沒事的話,我先走囉。」警員一個敬禮,準備離開。

「我沒事……」小張看著自己手臂上的傷痕,突然喊了一聲:「等一下!」

「啊?」

「你現在馬上幫我撥電話,連絡死者的家屬。」

「呃?」員警一呆,顯然不明白這個命令的含意。

「你幫我問一件事。」小張抬起頭,雙目炯炯發光,「問他們,死者生前最害怕什麼?」

「咦?」

「如果我沒料錯,我知道她身上那些爪痕,究竟是哪裡來的了…」

而小張筆記本翻開,剛好是那一頁,


< 黏糊 三月兔 >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第一章 恐怖的死者 1.5
<黏糊 三月兔>

「車號W45453……」小張腳步加快,他心中想的是,有死者的車輛就好辦了!因為車牌號碼可以循線找出死者的身分,確認死者身分之後,進而調查她的生活起居、交友狀況、甚至是精神狀態,相信很快就能找出破案的線索。

畢竟,她是死狀如此恐怖!如果沒有特殊的原因,小張實在很難想像,無論是他殺或是自殺,有必要把屍體搞得這樣淒慘嗎?

找來當地的鎖匠撬開死者的汽車,小張往裡頭一看,裡頭是非常典型的都會女子車內擺飾,香包,衛生紙,地圖,以及一些女生私密的物品,這下子,換小張意外了。

他原本以為,女子如果是自殺,多半是精神狀態不穩定,車內至少能找到一些精神方面的藥物,或是某些宗教的信符……

可是,什麼都沒有!問題就在於,什麼都沒有…這車內的一切實在太正常了…難道這是一場臨時起意的自殺案件嗎?

小張皺了皺眉頭,他決定不在想下去,現在的他,需要找個地方喝杯溫暖的咖啡,畢竟剛才那女子的死狀……實在讓他受到不小的精神衝擊。

就在小張要離開這輛車之際,他的手指撞上了一個堅硬的物體,一低頭,原來是一本書。

雪白的書皮,俏皮可愛的插畫,書名是「愛麗斯夢遊仙境」。

小張拿起書順手一翻,有一頁正好被書籤夾著,這一頁上頭所畫的,是一隻拿著咖啡杯,儀態端莊的兔子。

童話故事,可愛插畫,女孩都愛這一套吧?小張聳了聳肩。

小張又翻了幾頁,檢查這本書上有無其他的異樣,可惜沒有發現。

於是,小張從口袋中掏出筆記本,匆匆記下頁數,並且查出了這隻兔子的名字,順手記載筆記本上頭。

每一個刑警都自己有一套專門的速記方式,重點在於記錄速度,和將來自己是否能完全回顧這些線索。

當時小張在匆忙之中,筆記紙是這樣寫的…


< 黏糊 三月兔 >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恐怖的死者1.4
<黏糊.三月兔>


「死者是女性,大約二十五歲,死因尚未確認,初步估計,是墜入糞坑中窒息而死。」小馬一邊嚼著自己的新貴派,一邊吊兒郎當的說著。

而小張則振筆疾書,將他口述的內容記錄下來。

「有他殺嫌疑嗎?」小張問。

「初步判定,沒有。」小馬言簡意賅的回答。

雖然小馬用「初步判定」這個詞,但是以小張對小馬的了解,這句「沒有」,幾乎已經是百分之百肯定了。

「不過,疑點很多。」小張敲著鋼筆,沈吟道:「雖然初步排除他殺嫌疑,卻仍然是疑雲重重。」

「對,第一個疑點,就是這女人的死狀…」小馬說道:「老實說,真是太了不起了!哈!我的新貴派從來沒有這樣美味過,都拜這女人之賜。」

小馬說到這裡,發現小張正在蹬他。

小馬聳了聳肩,「好吧,嘖嘖嘖嘖,套句你們的說法,她是死的太慘了…」

沒錯,整個兇案最離奇的地方,就在這女人的死狀……實在太慘了…

根據小張貿然闖入糞坑那一眼的印象,他見到一名穿著套裝,身材姣好的女人,橫趴在地上,而她的臉朝下,剛好埋在糞坑當中,一頭長髮有如游蛇,沿著糞水緩緩扭動。

糞坑中到處都是深褐色的糞便,溼黏的,乾硬的,像是被人抓起,用力往牆上擲拋般,噴的到處都是,整個糞坑有如修羅地獄,屍臭和糞臭渾濁充斥,讓人反胃。

不過,真正小張倉皇後退的原因,卻不在這裡……

而是那女人的身上……

有著一道又一道觸目驚心的抓痕。

抓痕,縱橫散佈在死者的身上,把套裝抓的七零八落,有的更深可見骨,血跡斑斑…乍看之下,有如七八隻野獸般的男人,同時伸出指甲,對死者瘋狂亂抓,想用指甲把她分屍。

而且每一抓,五根指頭抓的這樣用力!抓的這樣恨之入骨,彷彿有深仇大恨似的。

指甲挑破了肌膚,插入了肌肉,鮮紅的血液和糞水融成一塊塊暗紅色的斑點,黏糊糊的覆滿死者的身體。

死者的身上,已經沒有一塊完整的肌膚。

見到死者的一瞬間,小張內心深處的一條神經,彷彿被挑動了起來,發出繃的一聲!

他感到無名明狀的劇烈厭惡,噁心,痛恨…彷彿那些黏糊糊的血液和糞便,不是在死者身上,而是在小張自己身上……讓他覺得好恐怖……

媽的,這就叫做恐怖嗎?

「小張,你在想那些抓痕嗎?」小馬看了小張一眼,「我跟你講,這是那女人自己抓的呦。」

「啊?」小張手中的鋼筆一顫。

「這種瘋狂的抓法,竟然是自己下的手,真是詭異,對吧?」小馬微笑,小張皺了皺眉頭,他實在搞不懂小馬是在高興,還在替死者難過?

「哼。」小張一想起那一團團黏稠的血糞,就覺得噁心。所以他決定暫緩問話,轉身離開這個糞坑。「等到專業的鑑定團隊來了,我們再說吧,我想在這附近四處走走。」

「隨便你。」小馬一笑聳肩,「待在這樣黏糊糊屍體旁邊,就算鐵錚的漢子,也受不了啊,哈哈。」

小張沒有回話,這時候,剛才的基層警員迎面跑來,氣喘吁吁的對小張做出一個不太標準的敬禮動作。

「長官,長官!」

「嗯?」

「報告長官,找到死者的車輛了!」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一章 恐怖的死者1.3
<黏糊.三月兔>


小張開車抵達了陳屍現場,只見管區員警已經在周圍架起了警戒線,鮮黃的塑膠繩在冷風中獵獵作響。

在小張的眼中,卻像是一個由黃線圍繞的舞台,主角也就是死者,她已經就位,舞台正在等待另外一個主角登場,另外一個主角,當然就是小張。

小張下了車,發現這次C鎮圍觀的民眾出奇的少,比照以往台灣民眾「愛看熱鬧」的天性,這次的兇案,它的票房顯然不佳。

「長官。」見到小張來了,負責的員警立刻小跑步過來。「您來了。」

「跟我報告一下情況。」小張看了員警一眼,邁開大步,往陳屍地點走去。

「嗯,報告長官,就是……死狀很……很特別……很慘……」員警支支吾吾,「很臭……」

「可以了,謝謝…」小張看了那名員警一眼,只見員警嘴唇發白,全身顫抖,小張心中暗歎,這就是典型的最基層員警,沒有處理過真正的大案件,每日的工作,說穿了就是敦親睦鄰而已。

小張沒有再說話,逕自往陳屍地點靠近。

陳屍地點,是一個糞坑。

這樣的糞坑,在一般的城市已經不容易見到,通常只存在於一些較為純樸自然的鄉鎮,簡單來說,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集糞槽,將附近住家的排泄物,集中到這裡,可以提供部份農民灌溉之用,而糞坑外型像是一間大型的廁所。

靠近糞坑,一陣臭味猛然襲來,小張皺了皺眉頭,他心中不禁感謝,值班員警提醒他要帶口罩的事實。

不過,小張很快就體驗到,只有一個活性碳口罩,其實是不夠的。

因為當小張推開大門,接下來的他所見,所聞,所感觸到的畫面,立刻讓他一陣全身發麻,蹬一聲往後退了幾步。

我的老天!這是什麼屍體啊……

然後小張感到肚子一陣翻湧,他往旁邊一蹲,午餐的排骨飯,還沒有被消化殆盡,就化成一團咖啡色的肉渣,混著濃白色的奶茶,被小張吐了出來。

小張苦笑,掏出手帕,擦了擦嘴角的穢物,這時他才發現,原來地上不只一團嘔吐物,換句話說,之前就有人吐過了,小張不是第一個。

正當小張喘口氣,要起身之際,他的肩膀被人輕輕一拍。

小張訝然回頭,見到一張老朋友的面容,只是,這張臉上所掛著的嘲諷微笑,也同樣令小張熟悉。

他是驗屍官,小馬。

「我一直以為小張警官是鐵錚錚的漢子。」小馬笑著說:「沒想到會被我親眼目睹到鐵漢嘔吐的畫面。」

「哼。」小張紅了老臉,對他一個資深刑警來說,見慣了各式這樣的殺人場面,卻依然會嘔吐,實在不是一件光榮的事情。

「我來瞧瞧,究竟是怎麼樣的寶貝,讓鐵漢也展現柔情。」小馬一笑,往糞坑走去。

小張看著小馬的背影,他不自覺點了點頭,小張知道,小馬處理過的屍體,比自己看過的屍體還要多。

小張還記得,他第一次見到小馬,是在林口瘋狂殺人魔的藏屍現場,客廳中,瘋狂殺人魔將被害人的屍體踱成碎肉,到處亂撒,當時整個刑警隊人人自危,每個人不是皺著眉頭,臉色發白,就是抱著肚子要找廁所…

整個陳屍現場,只有一個人例外…

他是例外,因為他正在吃新貴派巧克力。

他昂然站在佈滿碎屍的客廳,口裡嚼著巧克力,環顧四周,只說了一句話。

「驗屍完畢。」男人伸出手指頭,舔了舔上頭的巧克力渣。「確定死亡。」

那個男人,就叫做小馬,據說是整個台北市最屌的驗屍官。

如今,小張知道,這是非常的案件,除了小馬之外,大概也沒有人能夠驗這具屍體。

三分鐘後,小馬走了出來,對了,必須一提的是,小馬並沒有帶口罩。

只見小馬慢條斯理的從口袋中,掏出一包新貴派,撕開包裝,往嘴裡咬了一口。

「小馬,那……」小張急著開口詢問。

「等等…現在別跟我說話。」小馬搖了搖頭,只是閉上眼睛,慢慢的咀嚼著口中的巧克力。

小張呆呆的看著小馬吃新貴派的模樣,在陳屍現場品味巧克力,已經是一件很古怪的事情,更何況……現在小馬臉上的表情……

這樣複雜,這樣專注,竟然是……陶醉的表情?

這樣的表情,只應該出現在頂級的餐館,當主廚送來一盤牛排,顧客插起一塊經過精心調味的牛肉,小心翼翼的送入嘴裡,那一瞬間才會出現的表情。

包含了繁複華麗的味覺刺激,彷彿數十種截然不同的香味在口腔中散開,然後又一瞬間融合在一起,達到美食巔峰的境界。

沒錯,小馬此刻就是這副表情,如假包換。


小馬吃完了新貴派。

「驗屍完畢。」他舔了舔手指上的巧克力,露出滿足的表情,「確定死亡。」

這一刻,小張很認真的思考一件事,這個小馬如果沒當驗屍官,那肯定是一個殺人狂,而且還會是最棘手、最麻煩的那一種。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一章 恐怖的死者1.2
<黏糊.三月兔>

算命老頭的話語,讓小張困擾了幾天,可是並沒有干擾他的生活,畢竟,小張是受過嚴格刑警訓練的警官,還能夠分辨什麼是現實,什麼是虛妄?算命老頭的話,只能說是來歷不明的證物,不足以採信。

不過,被小張的內心,卻隱隱感到不安。

他常聽刑警前輩說,在刑警界其實是很迷信的,因為工作關係,長期跨越生死兩界,所以對不可思議的事物,總保留一份敬意。

而小張雖然之前自己沒碰過,但是早已耳聞多次,這次的事情,更讓他產生一種直覺,事情沒有那麼單純…

但是,小張卻選擇了壓抑自己的不安,畢竟到目前為止,只是一個算命老頭的胡言亂語而已。

可是,被小張壓抑住的騷動情緒,卻在第八天下午,整個崩潰下來。

而崩潰的裂縫,就從一通報案電話中開始。

接下來所發生的每件事,就像是脫韁的野馬,再也無法控制,直到不可收拾為止。

「長官,二線有民眾報案。」接到電話的值班員警,將電話轉到小張的專線。

「什麼事?」小張放下手中的公文,問道。

「長官,是刑事案件,好像是發現了屍體。」

「嗯,在哪?」小張用耳朵夾住話筒,一手熟練的拿起鋼筆,一手攤開筆記本,記下耳中聽到的內容。

「在台北縣C鎮,死者是女性,大概二十五歲……」

「身分確定了嗎?」小張問。

「還沒。」

「死因也還沒勘驗?」小張問。

「還沒,是我們這邊先得到消息,晚一點法醫才會過去。」

「嗯,好,我馬上過去。」小張闔上筆記本,正要掛下話筒,卻發現話筒中還有聲音。「警員,怎麼了?你還有話要說嗎?」

「是的,長官,我還有話要說。」警員支吾了一會,說道:「請長官前往現場的時候,記得攜帶口罩……」

「口罩?」小張疑惑的重複了一次。

「是的,為了防臭」警員苦笑:「因為死者的屍體,是在糞坑中被發現的,她的全身都沾滿了黏糊糊的糞便,所以很臭。」

「原來如此,你真細心,我會在路上買口罩……」小張微笑。

「謝長官稱讚。」

「等一下……」小張突然一頓,聲音有些乾啞:「你剛講什麼?屍體在哪裡被發現?」

「糞坑……?」

「下一句!」

「她全身都沾滿糞便……?」

「你剛剛怎麼形容糞便的?」小張呼吸急促起來。

「黏糊……的糞便。」

鏘!小張手一滑,話筒用力摔在話機上。

然後,一股恐怖的戰慄感,猛然的向他襲來…

那個算命老頭說過的話,顫抖的聲音,就像是被按下replay的錄音機,在小張的腦海播放起來。

「切記,千萬別碰黏糊的東西。」

黏糊的東西!指的就是糞便嗎?

這會是巧合嗎?還是……一個不祥的預言?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一章 恐怖的死者
<黏糊.三月兔>



佛洛伊德曾說:「恐懼,是引領人們回到古老而熟悉的事物。」



小張剛從台北新莊分局調到台南新化分局,這次的請調得准,是他等了整整三個月的結果。

要知道,台北新莊分局,在全國各大警察機關中,算是數一數二的大型分局,裡面的長官層級很高,警員數目也多,因為新莊分局每日要處理的案件,是其他分局的三倍以上,它所管轄的區域,擁有全台灣密度最高的人口,最繁雜的都市結構,最旺盛的商機,同時卻也有最多的犯罪案件。

小張在新莊分局當了五年的刑警,碰過幾個棘手的大案件,表現十分亮眼,就在他一步一步建立自己的績效,準備逐步往上高升之際,他卻碰到了刑警們最懼怕的一個問題,那就是,他產生了「職業倦怠感」。

尋常公司的職員也會得到職業倦怠感,那是因為他們陷在日復一日相同的工作輪迴中,缺乏刺激,動彈不得。

而刑警的職業倦怠,卻是完全相反的情況,他們是刺激過度。

那是不斷受到精神感官刺激之後,如屍體,血液,謀殺……等等,刑警開始對工作環境和自己價值的一種強烈否定,換句話說,就是開始害怕這一切。這種症狀有如飛行員的懼高症般,可能只持續是短短幾天,一覺醒來,就會完全痊癒。如果不能痊癒,就等於宣告了這職業生命的結束。

而小張的症狀拖了整整三個月,這段時間,他開始排斥出任務,他用酗酒逃避現實,上級長官終於決定捨棄小張這個曾經貴為明日之星的小警官,准他前去南台灣,說是讓他好好休息,其實是將他放逐到鄉間養老,雖然小張才二十八歲。

其實,小張隱藏了一個祕密,他心裡的祕密,才是他職業倦怠症的起源。

三個月前,正當小張穿著筆挺的西裝,走在台北火車站的街頭,一個算命的老頭,突然朝著小張大喊一聲。「喂!那個年輕人!」

小張轉頭瞄了一眼算命老頭,他並沒有停下腳步。只是鼻子輕輕哼了一聲,他太清楚這些算命人的手法,對陌生的路人說一堆天花亂墜的威嚇,像是你的氣勢衰弱,你面堂發黑,你會走霉運三年……諸如此類,最終的目的,還不是要掏光你口袋的錢,美其名是消災解厄,其實是變相騙財。

「喂!那個年輕人!請止步!請止步!」算命老頭竟然朝著小張,追了過來。

算命老頭奇異的行徑,的確讓小張微微錯愕了,此刻台北街頭人潮川流不息,這算命老頭為何專鎖定他,還契而不捨,緊追不放?

「年輕人,請…呼呼…請…留步啊…」

小張人高馬大,步伐極大,算命老頭平時缺乏運動,追了幾步就氣喘吁吁。

「先生,你別在追了。」小張見到對方窮追不捨,恙怒之下停步,從他西裝口袋中掏出一張刑警證,還是專門處理殺人案的重案組。「我是刑警,你再追來,我會侵犯人權逮捕你。」

逮捕?小張比誰都清楚,刑警哪有空逮捕這樣一個市井小民的侵擾案件,他只是說來嚇嚇人的,通常這一招,比什麼都有效……

只是小張沒想到,對方卻是這樣的反應。

「刑警?啊!你是刑警?難怪……難怪……」算命老頭停下腳步,上上下下仔細端詳著小張,看著看著,算命老頭冷不防打了一個寒顫。

小張受過嚴格的刑警訓練,觀察犯人細微的動作,幾乎可以說是小張的本能,而算命老頭這個極輕的寒顫,當然沒有逃過小張的眼中。

這個寒顫,是真實的!小張瞬間在腦海中做出判斷,可是,小張腦海立刻浮現一個疑問,這個人究竟在小張身上看到了什麼,會讓人害怕的東西?

「刑警先生……」算命先生吞了吞口水,「你是刑警,你半年內會碰到非常棘手的案子,非常可怕……」

「喂!」小張聽到此處,忍不住大喝一聲,打斷了對方的談話。「你這老頭在那裡胡說什麼!」

「真的,是真的!」算命老頭蒼老的手微微顫抖著,「你身上環繞著很……很不祥的氣,你千萬要小心幾樣東西…」

「住口!」小張怒喝一聲,轉身就走,他決定不再理這個想要騙財的老頭。

「千萬別碰,黏糊的東西,還有…完全的黑色,你忌黑…」算命老頭說到這裡,又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我可是給你忠言,當年我師父教我的工夫雖然不夠道地,但是你這身不祥之氣,我一定得告訴你……」

可是,算命先生的聲音卻越來越小,因為小張的步伐已經邁開,人早已走遠了。

只剩下算命先生那乾啞的聲音,自言自語的呢喃著。「不祥啊,真是不祥啊…」



小張後來回到警局,這算命老頭的話語,卻像是一條毒蛇般,在他的內心盤繞不去。

刑警?不祥?黏糊的東西?忌黑?

這是什麼東西啊?小張一想到這裡,心頭就生氣,他砰的一聲,將手中的公文夾摔在桌子上,這一刻,他腦袋卻又自動切換到了另一個畫面。

那個寒顫…

那算命老頭的寒顫…如假包換,是真的!

根據小張從警校到警局這些年的磨練,他的經驗告訴他,這個突如其來的寒顫,通常出現在殺人犯看到受害者死狀照片的時候,殺人犯承受不住強大心裡壓力的瞬間…

一種打從心裡升起,無法掩飾,最真實的寒顫。

為什麼,剛才算命老頭會打這樣一個寒顫?難道我身上真的有什麼不好的東西,竟會讓他這樣害怕?

小張想到此處,心頭的怒火沒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陣從腳底竄上來的寒意。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