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Div心情日記 (18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篇有點長,慎入。)

 

最近和同事爭執到最近討論的很熱門的兩岸協定,其中一條是開放大陸印刷業來台,台灣的印刷出版業一片嘩然,因為台灣出版業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寒冬,一開放大陸業者,幾乎等於宣告了出版業的谷底下面還有一個谷底,人才大量流失後,台灣出版業走入滅亡時刻似乎不遠了。

 

不過我同事不是出版業,事實上,我的公司是製造業,而我們爭辯的點,是貿易協定這件事。

 

基本上貿易協定就是兩國之間協定,你開放了A,我開放了B,雙方各取所需,達到互利的目的,但,我不懂得是,為何會選上出版業?

可以想像台灣向大陸討的,一定是製造業,然後力阻大陸進來的,一定是銀行業,但在這兩大產業中,卻悄悄的犧牲了出版業,這樣對嗎?

「貿易本來就是你來我往,以國家的角度來說,這樣才是對的。」我同事堅持。

基本上我認同,但讓我氣憤的,卻依然是同一個問題,為何選了出版業?

 

就我的認知裡面,製造業歸製造業,銀行業歸銀行業,你可以開放製造業的某部份,但也要用製造業的某部份去交換,這樣才公平,不然製造業成功了,一個與它完全不相干的產業卻因此滅亡了,而出版業的人呢?他們又不能換工作換到製造業去,畢竟產業別差太多,所以這些人流離失所,政府又能做什麼?又打算做什麼?(你叫寫詩的人去當OP嗎?)

 

「原本就是不同產業的交換,這才是國際貿易。」同事繼續堅持。

 

坦白說,我不懂國際貿易,但我覺得討論,並不是「定義和規定」解決問題,但這不是重點,讓我困擾的,依然是,政府為何選了出版業?這問題也許可以繼續延伸,為什麼「大陸政府」選了出版業?

 

出版業是文化事業,它的經濟規模原本就比不上製造業與銀行業,因為經濟規模太小,倒了沒關係,所以政府以經濟為前提的考量下,選了出版業。

而大陸呢?這倒有趣,台灣市場規模這麼小,它拿到這塊餅要幹嘛?很簡單,它要的不是經濟規模,而是出版業非關經濟的重要特質。

 

文化。

 

所謂的文化承傳其實有很多管道,電影,電視,其中一個就是書,書就是出版業,書裡面的文字,更藏了我們先人的軌跡,很多阿公阿媽的語言,我們的環境都已經遺失,但卻會存在在文字裡面,被悄悄的保留下來。

 

這就是出版業,這就是撇開經濟,它之所以存在的理由。

 

於是,政府乾脆的把出版業賣了,大概是覺得將來我們的小孩口袋有錢就好,就算看不懂繁體字了,就算聽不懂阿公阿媽說話了,就算看到毛澤東會敬禮了,都沒關係了。(反正大家小時候看到蔣公銅像也會敬禮?)

 

但,我想這也怪不得政府,畢竟現在經濟是王道,誰經濟弱誰就該死,哪天製造業衰敗了,我和同事可能都要去喝西北風了,你也怪不了別人,誰叫你在一個經濟弱勢的產業。

 

只是我還是覺得生氣,因為我雖然可以試著從國家經濟的角度看問題,但我也覺得國家反而應該學著從底下產業的角度看事情。

 

要以國家的角度來討論事情真的很容易,一句「為了大家好,你就去死吧!」真的很容易。但難的是,「為了大家好,你必須假死一下,但我會讓你保留一線生機。」這就很難了,因為要顧慮的東西變多了,只是政府高官你們薪水這麼高,多想一點不是應該的嗎?

 

不過很可悲的是,我們也許對公司不滿可以換公司,但換國家這件事,真的不是那麼容易,但我想,如果親愛的馬政府在這樣搞下去,不是我們換掉自己的國籍,就是……換掉你!

 

而且,我猜,像我這樣想這樣的人,應該越來越多了吧。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路。

老二出生後不久,老婆突然有意無意的提到,「欸,老大出生的時候,你有寫文章給她,為什麼老二都沒有?」

當時的我,正周旋於陪伴老婆於病房,擔心老大晨晨因為不習慣爸媽不在,而每天大哭,還有即將回歸的工作之間,實在沒有多餘的精力打開電腦寫下文字,所以只能將這句話暫時當作耳邊清風,苦笑一陣,暫時擺在一旁。

但,就在老二出生後的第六天,也就是此刻,不知為何的失眠,提醒我,該動筆了。

老二出生的這個決定,其實要追溯到一年半前,那時候當晨晨逐漸長大,開始進入「瘋狂追溜滑梯」時期之時,我們忽然發現,她常常望著其他有兄弟姊妹的團體發呆,表情有些疑惑,又有些羨慕,似乎想過去,又不太敢過去,那時候老婆悄悄握住我的手,低聲說,「晨只有一個人,好像有點寂寞?」

但由於生產與養育晨的經驗太過驚聳(驚聳這形容詞應該所有父母都懂),所以我們暫時無法放下心結,從新再體驗一次,於是除了對晨有些小內疚之外,也無可奈何。

真正要開始對生老二動了念頭,是那次的沖繩之旅,那時的晨兩歲,踏進異國之後,完全沒有大人們之間的隔閡與距離,她仗著自己的可愛的外表與天真的笑容,縱橫在沖繩每間小店之間,而日本人果然是高度文明的國家,他們疼愛小孩,不吝展現自己的溫柔,有的拿出糖果贈與晨晨,好幾次甚至拿出三弦琴演奏,與晨晨一起跳舞。

坦白說,我與老婆旅行這麼多次,包括國內與國外,包括自助與跟團,就屬這次最好玩,就數這次最貼近當地民眾,就屬這次……感受到擁有小孩的驚人魅力。

就是那次,老婆認真說,「我覺得生小孩真好,我們再生一個好不好?」

於是,我們開始努力。

其實用努力這兩個字來形容我們後來半年的表現,實在太不夠格了,因為我們完全處於一天捕魚一個月曬網的速度前進,但,卻也在半年後,很突然的,老婆說她做了一個夢……

胎夢。

胎夢,就像是送子鳥來臨前的一封簡訊,很模糊,但卻又很清楚的給了母親一種強烈的預感,小孩來囉,你們準備好了嗎?

小孩來囉!

果然,經過兩家醫院重複檢驗,我們撥了通電話給了自己的父母,然後再次啟動……懷孕與生產的「驚聳」流程!

懷胎十月,很長,又很短。

小孩在母親的子宮中孕育著,前三個月,老婆固定每次下班回家,就衝進廁所狂吐,到中間三個月平穩期,她帶著微微的小肚子,全家三人一起用假日遊山玩水,到後面三個月的備戰期,我們開始準備行李,然後不斷叮嚀晨晨,「弟弟要出生囉,媽媽會去坐月子一個月,爸爸要去陪媽媽,你和阿公阿媽在一起睡,要乖喔。」

這十個月,嚴格說起來,其實也可能是決定我們家庭未來數十年的重要十個月。

這十個月裡面,「老婆離開職場回家」這議題再度被提出來反覆討論,當時晨晨的成長是保姆帶的,一個月將近兩萬,每年十三個月,開銷不算小,如今如果再加上一隻,已經過了老婆薪水的一定比例,這樣的情況下,還要請保姆嗎?

另一方面,已經在新聞業,出版業,跨足動畫業工作十餘年的老婆,似乎也有些疲態,需要轉換環境。

於是,我們勇敢的(老婆,妳最勇敢了!)決定,讓其中一個人回家,留另一個人在職場。

不過這決定看似衝動,後來卻因為老婆公司發生了一些事,反而將這件事推到了一個奇妙的境界,一切巧合兜起來,更掃除了我們最後的一點遲疑,確定了我們的決定,同時更應驗了老人家常說的一句話,「小孩會自己帶財」,老大晨晨是,看樣子,老二也是啊。

懷胎十月將屆,時序逼近九月時,預產期終於要到了,星期五,我和公司請好假,星期六的清晨四點,我們從林口出發,四點半,抵達台北,在渾沌的夜晚與清晨的交界中,我們手牽手走入了婦產科。

而當我走進醫院,等待著老婆的生產,我可以感覺到,那內心的緊張感,宛如澎湃的海浪,蔓延到四肢百骸,讓我手腳冰冷。

其實,這一胎逐漸進入懷孕後期之後,身為爸爸的我,就開始無法控制的不斷做夢,各種奇形怪狀的夢,在夜晚降臨,干擾著我的睡眠,而連帶的影響平常就快步調,高緊張的工作,我變得暴躁易怒,這些日子以來,我一直問自己,我在擔心什麼?我在擔心什麼?

然後,當那個生產的清晨,我牽著老婆往產房方向走去,然後到了一個大門前,我們都知道,這間婦產科不允許父親陪同生產,於是,穿著手術衣的老婆停下腳步,對我露出很可愛的笑,揮了揮手說掰掰,接著大門被護士慢慢關上。

這一瞬間,我忽然懂了,自己一直在害怕什麼?我在擔心什麼?原來,我擔心這次的生產,我會失去這個自己最愛的女人。

第一胎濛濛懂懂,第二胎時,才知道每次生產其實都是一場生死的賭注,幸福美滿母子均安的機率很高,但有發生不測的傳聞,卻是從古至今,當從人類有懷孕生產開始,就從未斷過。

然後當大門關上,看著老婆可愛的笑,我忽然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因為我知道,沒事了。

我知道老婆一定會沒事的。

她很勇敢,然後,這次一定會沒事的。

然後,驚動我記憶的,就是娃娃洪亮的哭聲了。

清晨七點三十六分,二八八零克,在護士的懷中,我看見了老二。

長得不錯欸!以我身為男生的角度來看,這小子是長的不錯,就算他全身被羊水泡的浮腫,但我還是認真的這樣以為。(他的外表評價很有趣,只要是男生都稱讚,包括我和兩邊的阿公,但女生卻沒有太大反應,真是奇怪?)

不過也拜了龍年之賜,生產大爆滿,原本預定好的病房沒有位置,連恢復室也躺滿了剛生產的媽媽,最後老婆直接在產台上躺了六個小時,而我則進到產台陪她。

她逐漸清醒,而我們在濺了點點血跡的產房中,聊起懷孕的點點滴滴。

「為什麼產房到處都是血?」我忍不住問。

「那是生你兒子的血,好嗎?」老婆臉上有產後的浮腫,但仍難掩她令我心動的正妹臉龐。

「喔,原來如此啊。」

後來的日子,其實也不用多說,就是第一天老婆昏睡休息,我負責照料,然後第二天老婆開始緩慢下床,如廁,身體慢慢復原的同時,每四小時一次的漲奶來了,我們努力用手指推著已經休息了兩年的乳腺,老婆則咬著牙忍痛,身體將所有的愛化成淺白色的乳汁,滴入了瓶子中。

然後這些乳汁,將成為老二未來數個月的主要糧食。

上帝造人巧妙,小孩一出生,母親就會自然啟動哺乳機制,那是一段疲倦但又親密的過程。於母親與小孩之間,從子宮中羊水,臍帶的養分運送,到點滴哺乳之間,那強大且堅定的聯繫,始終未曾斷過。

這期間,老大晨晨在阿公阿媽的陪伴下,經常來醫院看我們,每次都問,「爸爸媽媽什麼時候回家?」

從第一天晚上號啕大哭到四點,第二天一點半,然後自己學會了自己抱著棉被去找阿媽,說,「阿媽,今天媽媽生小baby沒辦法回家,爸爸要照顧媽媽,我和妳睡好不好?」

她的成長,很勇敢,也讓我們心疼。

這期間,也發生了很多趣事,再再印證小孩帶財,像是原本有「統一發票不中症候群」的我們,突然中了一千四百元的統一發票,然後廣告公司原本要購買我的故事拍廣告,原本談妥了價碼,然後突然自己翻了六倍(錢沒有很多,而且第二天就全部貢獻給病房費了。)

老二出生的第六天,媽媽進入月子中心的第三天,我回到公司的第二天,晨晨有爸爸陪睡的第二天,也是我們一家四口共同生活的第六天……

未來,我和老婆又有很多新的事情要擔心了,這兩隻小孩的教育,包含幼稚園,小學,國小,國中,高中,大學……

然後是戀愛,結婚,或許當他們決定生小孩,我們會再次陪伴他們,走過這段生產的歲月,也許,我們會替他們帶老大過夜,然後讓他們安心生老二,也許,老大會哭到四點,就像是晨晨,就像是當年阿公阿媽帶著晨晨的那段時光……

到此刻,突然有種感覺,生命的輪迴,原來是這麼奇妙。

原來是,這麼的奇妙啊。

老二,歡迎你,這裡有爸爸,媽媽,還有大你三歲的姊姊,不敢保證一定無風無雨,但肯定溫馨可愛。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轉眼,已經是第三年的國際書展的簽書會了,原本今年差點產不了書,最後在將士用命的情況下,硬是拼出了地獄十,寫的快但也同樣累,好幾次幾乎放棄,但,幸好我拼出來了。

也因為完成了這本書,才有這第三次站上了書展B舞台,再次用一個半小時,面對讀者們,也面對我的這群忘年之交。

而這些小讀者們也真的很可愛,因為時間有限,無法多說,但每個讀者總會在簽完書之後,小小聲的說,「我好喜歡你的書。」「我和我弟弟都喜歡你的書。」「加油。」「我最喜歡少年H。」還有讀者像是說小秘密一般說,「這套書湊成了好多對戀人喔。」甚至還有很棒的媽媽,帶著要基測兒子的書來簽名,同樣為人父母,我懂,而且我想我也會做一樣的事(笑)。

這些片段,在簽書會的一個半小時內,川流不息,除了感動,還是感動。

其實寫作與多數創作一樣,都是孤獨無比的旅程,當故事在推進的時候,沒有人可以幫你,你必須用一個字一個字去刻劃內心的景象,去寫出讓自己滿意的片段,這趟旅程孤獨的時間通常好幾個月,然後把書給了編輯,會因為多了一個人看而稍微熱鬧一點,但也只是一下下,之後就會進入市場,然後,安靜的等待,因為除了半年後的銷售數字,其實你幾乎沒有機會再聽到關於這本書的種種。

幸好,現在有了一些便利的平台,可以看到讀者的感想,而感受更深的,更是這每年一次的簽書會。

與讀者近距離接觸,他們讀你的書,感受你的感受,看著他們長大,看著他們卓越的樣子,我會感動,更會驕傲,這些厲害的孩子將來會不斷的挑戰更難的世界,會不斷締造新的傳說,會不斷開拓新的人生視野,但在他們的生命裡,你的書,曾經扮演了一個角色,曾經陪他們走過幾個下午,想起來,就覺得自己很幸運,幸運的擁有書寫的能力與機緣。

簽書會中,主持人說要問我一個難題,「如何兼顧工作與寫作?」

這兩者,稱不上兼顧,因為他們都是我的夥伴,都是我的嚴師,偶而也會是我的朋友,在寫作中我體驗著創作的快樂,與人分享故事的感動,而工作則讓我學會了謙卑,讓我明白自己能力的不足,更明白這世界上多數的人都無可奈何,但仍必須明白的定理。

這些道理很深又很淺,很難說清楚,於是我用打哈哈的方式回答,「因為我是雙子座。」

過了今晚,回到家庭,回到工作,我會帶著滿滿的感動,再次踏上我的旅途,接下來,該是酉妖怪二,以及陰界四了。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人氣()



九把刀「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雖然我還沒看過,但我會去看。

不為什麼,只為了支持一個瘋狂的夢想,

然後,厲害的是,還真的給他辦到了。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個故事都是一趟艱苦但充滿意義的旅程,陰界更是其中佼佼者。

然後就是地獄十了。

:D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閱讀以下短文,並回答3637題:

明皇封禪泰山,張說為封禪使。說女婿鄭鎰,本九品官。舊例封禪後,自三公以下,皆遷轉一級,惟鄭鎰因說驟遷五品,兼賜緋服。元宗見鎰官位騰躍,怪而問之,鎰無詞以對。黃幡綽曰:「此泰山之力也。」

改寫自段成式《酉陽雜俎.語資》

36.    根據前後文意判別,文中「遷轉」一詞的涵義為下列何者?

(A)貶官   (B)升官

(C)賞賜財物      (D)轉任地方官

答案是B吧我猜。
不過萌經典第一次登上基測考試題目,可喜可賀啊。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3) 人氣()

   每次到星期日的下午,一種抑鬱的情緒就會爬上心頭。

   這大概是從小學義務教育開始,到後來出社會上班一路培養出來的心情吧。

   每到週末快結束時候的哀傷。

   這時候通常要幹嘛呢?


   1.看漫畫,殺時間。

   2.看別人的部落格,找到和自己相同的抑鬱?

   3.有了家庭,被小孩玩,玩久了就忘了。

   4.高中時,一場籃球最適合不過了。


   你們呢?會有相同的星期天抑鬱症候群嗎?通常都幹些什麼來排遣呢?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先說這系列和酉妖怪相同,都是將經典改編。

酉妖怪找上的是酉陽雜俎,一個人們只記得片段,斷裂在中國文學史的重要典籍。

而魔法雜貨店呢?它找的是「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這名字實在比酉陽雜俎還怪啊。是的,同樣怪,但也同樣經典,但內容卻是完全不同的調性。

這是一個父親獻給六歲女兒的故事,這個父親剛好寫過大家都很熟悉的「叢林王子」,什麼?沒看過叢林王子?

-->沒看過叢林王子也該混過童子軍

-->沒混過童子軍也該聽過叢林中狼養人類孩子的故事

-->什麼,都沒有?

-->那你更應該看看,魔法雜貨店。


然後這作者又很剛好的拿到諾貝爾文學獎,寫童書可以拿諾貝爾文學獎,那真是一個美好的年代,現在都要寫別人看不懂得書才能拿獎(什麼?只有我看不懂?)

至於書名,為什麼叫做「原來如此」?因為每個小孩都會問什麼?花豹為什麼有花紋?大象的鼻子為什麼是長的至於書名?Div為什麼老是拖稿?

而為了給小孩一個答案,故事中的阿媽,開始說起了原來如此的故事。

大象鼻子長可不是天生的,是鱷魚拉的。

花豹的花紋才不是墨水潑到,而是自己點的。

Div為什麼老是拖稿?-->誰問這個問題的。

原來如此,就是一個這麼溫柔而充滿童趣的故事,這樣的故事,該找誰來改編呢?

「阿冰老師」舍我其誰!

阿冰老師,簡介:「教改的鷹犬、九年一貫的走狗,至於是否延續而成為十二年國教的幫凶?」-->這可是他自己寫的。

從這段話可看出,阿冰老師真實身分了!

是的,他是老師。而且他是與我認識多年,更是我見過最有趣的老師,他渾身都是笑點,寫的故事更是充滿了搗蛋,乍看之下都是在搞笑的故事裡面,偏偏又藏著刺激淚腺的感動。

加上他貼近孩童,又有著一個正在讀國小的女孩,多方條件都與「原來如此」作者接近,他和這部經典簡直就是天作之合啊!

最後,如果你有點喜歡酉妖怪,也許你也可以試試魔法雜貨店。


嗯,說完了,好像該附上網址。(不能直接點入,抱歉請用貼上的)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04531&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每一個故事,都是一點一滴累積而成的啊。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今天和成功高中同學聊天,最後他們要我寫一句話給他們,我寫下了「堅持,做你想做的事。」

作家很多種,創作者也很多種,有的人勇氣十足的捨棄一切走向寫作,有的人年輕時候就賺了一輩子的財富,有的人和我一樣,讓工作與寫作並行,用很慢的速度去實踐自己的夢想。

無論哪一種作者,都必須擁有相同的東西,才能走到最後,那就是堅持。

未來的日子,會遇到很多很多的困難,大學時候好玩的事情很多,必須堅持。

開始工作之後生活越來越忙,也必須堅持。

有了家庭後,更需要家人的體諒,以及讓他們相信你能堅持。


你不一定要堅持寫作,但如果你遇到你真心喜歡的事,無論你專職與否,請你堅持。

因為你才會看到堅持之後,讓自己感動的風景。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http://www.books.com.tw/activity/2011/04/lnmore/

我不是正妹(我是男生!),也不是股神巴菲特,但可以聊聊故事。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時間是二零一零年,台北下著雨,我站在路旁,伸手攔了一台計程車。

 

車停門開,我與背包一起擠進後座。

 

「請載我去松山機場。」

 

「沒問題。」司機輕踩油門,車子開始往前滑動。「是要去東部?花蓮嗎?」

我沒有立刻回答,隔了幾分鐘,我才開口。

 

「我要回家。」

 

「回家?」

 

「爺爺病危了。」

 

     

 

爺爺,是我見過最會說故事的人。

 

記憶中,爺爺總是坐在一張大藤椅上,面對著屋前有大片湖的公園,抽著他最愛的長壽煙。

 

然後,年紀幼小的我會從房子中跑出來,纏著爺爺,要他說故事。

 

「又要說故事啊?」爺爺吸了一口長壽,「我漂亮的小孫女,妳這次想聽什麼樣的故事呢?」

 

「妖怪的故事!」我用稚嫩的聲音說。「我要聽爺爺遇到妖怪的故事。」

 

「呵呵,芽芽,爺爺遇過很多妖怪啊,要講哪段呢?啊,有了。」爺爺眼睛瞇起,臉上被長壽煙淡淡白霧所籠罩。「爺爺來說,一隻關於下雨的妖怪好了。」

 

「好。」我好開心。「我最愛聽爺爺講故事了。」

 

爺爺把我抱到大腿上,捻熄了煙,悠悠的說。「我要說的下雨妖怪,叫做雷蠱,但我愛稱它為雷眼睛,那可是一隻非常厲害的妖怪。」

 

 

第一隻妖怪 雷蠱

 

當時的爺爺十餘歲,以男孩來說,正是最愛冒險,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紀。

 

這年級的小孩什麼事都能做,什麼調皮搗蛋的事情都難不倒他們,而根據爺爺自己的說法,他自己更是搗蛋界的佼佼者,與兩個好朋友合稱「搗蛋三人組」。

 

這時台灣的經濟尚未起飛,身在中央山脈東部,土地環境更是質樸而純淨,而爺爺和他的同伴們,就在這樣的土地中長大與茁壯。

 

這些尚未被開發的土地,更是爺爺和同伴們探險的樂園。

 

他們會在夏天脫光衣服,跳進冰涼的河水裡游泳,在天色未明的清晨摸到大嬸田裡偷摘西瓜,更愛到山中抓些小蟲小蛇來嚇村裡的女生。

 

由於爺爺他們的惡形惡狀,使得女生們往往一見到他們就大聲尖叫,但卻有一個女生除外,她叫做小靜,身為富家女的她,沒有富豪人家的驕氣,卻有著來自好人家的豐富知識與的自信。

 

小靜,更被小孩們稱為搗蛋鬼剋星。

 

這就是爺爺的童年,一個充滿著笑聲,探險,與未來渴望的童年,但爺爺的童年,卻在一個下雨的午後,大大的改變了。

 

就是在這個下雨的午後,爺爺遇到了,他生平第一隻妖怪。

 

這天下午,天公不作美,大雨傾盆而下,也打亂了搗蛋三人組的玩樂計畫,他們三人只好全部窩在爺爺家的木造房屋裡,商量著接下來該幹什麼?

 

「這樣的大雨,農地都是泥,不好玩。」爺爺抓著自己的小平頭,望著窗戶外面一片厚重的雲和密密的雨滴。

 

「去河邊水量又太湍急,」爺爺的第一個夥伴,身材纖瘦的像根竹竿,綽號叫做阿貓。「下水九死一生啊。」

 

「這樣的大雨,動物也都躲在洞裡面不出來,抓不到什麼小動物來玩。」第三個夥伴,有著一個和年紀完全不相稱的大肚子,綽號小肥。「要找人打尢仔標嗎?可是……這時候地板是溼的,打起來也不對味。」

 

他愛吃愛睡,有點迷糊,但論數學成績,可是搗蛋三人組裡面最好的。

 

「啊。」這時,向來最鬼靈精怪的爺爺,突然露出詭異的笑容。「圍過來,圍過來,我想到了。」

 

阿貓和小肥一見到爺爺的這號表情,馬上就知道鬼點子出現,了二話不說,兩張臉都一起湊了上去。

 

「我們去探險吧。」爺爺小聲的說,「我們去『鬼婆家』探險。」

 

「鬼婆家?」一聽到鬼婆這兩個字,阿貓與小肥的表情驟變。

 

因為「鬼婆」這兩個字,光復村所有小孩口中,是一個既禁忌,又刺激的名字,所有的小孩都怕鬼婆,而所有的大人也都愛用鬼婆來嚇小孩。

 

一聽到鬼婆,正在哭泣的小孩會停止哭泣,不肯吃飯的小孩會連吃三大碗,連不上學的小孩,也會因為鬼婆而背起書包往學校狂奔。

 

某種程度來說,鬼婆除了可怕,還對村裡管教小孩蠻有貢獻的。

 

至於鬼婆真正的來歷是什麼?就連爺爺的爸爸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人,聽說是已經八十幾歲的前任村長,但前任村長卻已經連話都說不清了。

 

所有人只知道,鬼婆一個人住在村莊的最邊緣,一間簡單的平房裡面。

 

她的頭髮半黑半白,總是一個人馱著背快步走著,從來不和人打招呼,表情永遠孤僻而冷傲,而且只要她一個眼神,就可以讓路過的無辜小孩當場嚇哭。

 

而關於她的傳說,則是透過小孩無限想像力後,變得神祕而詭異,像是曾有小孩夢見她,小孩嚇哭醒來後,竟從窗呼見到鬼婆正離開的背影,那小孩於是堅持,鬼婆能穿越夢境。

 

有人看過鬼婆對著一隻老鼠講話,而老鼠像是聽的懂似的拼命點頭。

 

也有人見過她在滿月時候走路,那時候的她背沒有馱,是筆直而傲氣的,但奇怪的是,那小孩堅持她看到鬼婆腳底下,是一隻老虎的影子。

 

更有人說鬼婆不只兩隻手,她還有第三隻手,就藏在她的衣服底下,只有月光下才能見到。

 

最新的傳說,則是最近的大雨裡,有小孩看見鬼婆從空中的烏雲中走了下來,而她的背後則是不斷爆裂的雷電暴風。

 

那晚,雷聲轟轟不絕,直到天明為止。

 

「怎麼樣?」爺爺目光炯炯,注視著他的兩個親密搗蛋夥伴。「你們想不想知道,鬼婆前幾天在大雨裡面做了什麼事?」

 

「我們……」阿貓和小肥支支吾吾,他們雖然天不怕地不怕,但畢竟對方是鬼婆啊,對方可是他們父母親從小用來嚇他們的鬼婆啊。

 

「你們是不是男子漢啊?搞不好鬼婆正在設計一個毀滅村莊的計畫,我們如果可以發現鬼婆陰謀,然後阻止他,我們就是英雄了。」爺爺的想像力向來很豐富,這想像力就是他鼓吹夥伴的利器。

 

「英雄……」阿貓和小肥不約而同,閉上眼睛幻想著。

 

「到時候村裡的女生都會很崇拜我們。」

 

「崇拜啊……」

 

「連小靜都會崇拜我們喔。」

 

「連小靜都會崇拜我們啊。」阿貓與小肥嘴角忍不住上揚了。

 

小靜,這個村裡最有錢的千金,不只是漂亮,功課好,她更是搗蛋三人組的剋星,聰明絕頂加上正義感十足的她,常識破搗蛋三人組的詭計,然後當場抓住他們。

 

而且溫柔善良的她,更常常放走被搗蛋三人組抓到的小動物。

 

對搗蛋三人組來說,小靜令人又愛又恨,根本就是他們的「天敵」。

 

連天敵都會崇拜的事情,怎麼可以不做呢?

 

「怎麼樣?小靜很漂亮吧,她這次會對我們五體投地的崇拜喔。」爺爺繼續鼓吹著。

 

「好。」阿貓率先伸出了手。「我加入了。」

 

「那,那我也加入。」小肥也跟著伸出手。「大頭,我們一起努力。」

 

附帶一提,大頭是爺爺小時候的綽號。

 

爺爺也伸出了手,和他最摯愛的兩個夥伴手握在一起,「好,就這麼說定了,我們去去鬼婆家探險,一起阻止她毀滅村莊的野心吧。」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嗯嗯,如題。

不過出版社出版需要一定的行程,可能會等到五月,不過不要再催我地獄九了(是否該催地獄十了?!)

哈,休息一下,接下來拼陰界三。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想寫信問問 這首歌可否借我陰界黑幫使用啊~


歌詞

主唱:王菲.陳奕迅
作曲:小柯
填詞:小柯

陳:給你一張過去的CD
聽聽那時我們的愛情
有時會突然忘了
我還在愛著你
王:再唱不出這樣的歌曲
聽到都會紅著臉躲避
雖然會經常忘了
我依然愛著你

王:因為愛情 不會輕易悲傷

陳: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樣

王:因為愛情 簡單的生長

陳:依然隨時可以為你瘋狂

王:因為愛情 怎麼會有滄桑

陳:所以我們還是年輕的模樣

王:因為愛情 在那個地方

陳:依然還有人在那裡遊蕩

陳.王:人來人往

王:再唱不出那樣的歌曲
聽到都會紅著臉躲避
雖然會經常忘了

陳.王:我依然愛著你

王:因為愛情 不會輕易悲傷

陳: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樣

王:因為愛情 簡單的生長

陳:依然隨時可以為你瘋狂

王:因為愛情 怎麼會有滄桑

陳:所以我們還是年輕的模樣

王:因為愛情 在那個地方

陳:依然還有人在那裡遊蕩

陳.王:人來人往

陳:給你一張過去的CD
聽聽那時我們的愛情

王:有時會突然忘

陳.王:我還在愛著你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昨天日本發生了規模8.9的超級強震。

看著畫面不斷播送,海嘯從海邊直淹過大地,車子,稻田,房子全部都無聲崩潰。

心中好難過。

另一方面,則佩服於日本對地震的訓練有素,要不是日本,恐怕會造成史上最恐怖的災難,日本媒體在發生災難時,只是一直專注宣導人們逃走的方向,並不像台灣媒體開始把畫面配上哀戚音樂,然後白目記者衝去問傷者「你家人沒逃出來,有什麼感想?」日本媒體專業,冷靜,咬著牙將所有的傷害降到最低,包括事後的創傷症候群。

這是日本,也是我們該借鏡之處。

也在此處,閉上眼睛,為日本祈福。

天佑日本,也天佑台灣。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水滴的故事。
這部動畫是老婆在公司所作的,主要訴求是「環保」。
那時,老婆帶著她通車時想到的點子,與「水」有關,來找我討論。

坦白說,明明知道要從水切入,但要怎麼切?實在是一個大難題。
那晚與老婆聊了一個晚上,沒找到個所以然。

要知道我熱愛故事,點子多,愛亂編故事,是我的強項,竟然會有想不出的故事,讓我頗感丟臉。
而就在第二天早上,我到了公司,上班前幾分鐘,原本只想發個信和老婆說早安。

沒想到,手指頭搭搭搭搭,竟然就寫出了一個大概五百字的故事大綱。

一個以小水滴為主角(一個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與表情的主角),它從沙漠的小男孩開始,旅行經過樓蘭,見證樓蘭興衰,更曾化為戰場上救了將軍的一滴水,更成為昆蟲追逐的水滴,最後更被少女喝下,化成了孕育生命的羊水。
最後,它又回到小男孩手上,與其說是奇幻旅程,到不如說是一場修行,一場讓人頓悟的修行。

提出這大綱後,老婆再調整後,遞給主管與同事,經過討論後,找來更厲害的高手,導演。
經過無數的討論,更改,調整,最後與我記憶中的故事已經截然不同了。

沒有小男孩,只有小蜥蜴,沒有了戰場上全身浴血的將軍,但有威風凜凜的黑雲老大(導演的創意啊),沒有了羊水滋潤生命,但有了待嫁女兒的懷念。

自己的故事雖然已經變形了,但最重要的部份卻被留下來了。

那就是小水滴的旅程,一場宛如修行般的奇異歷程,透過短短的十餘分鐘,化成你我熟知的動畫語言,呈現在面前。

而另一方面,老婆找到了劉克襄老師主筆,寫下了它的書,劉老師是超級大前輩,能寫詩,能寫童書,更是自然作家。



故事開始,是一隻小蜥蜴在等水,超可愛的小蜥蜴畫風



黑雲老大,氣勢很強喔。



綿羊群,很大漠的感覺。



待嫁女兒心,這段很奇妙的是,連一歲半的女兒都會靜默下來。



環保主題,開始砍樹了。



最後留著一把利刃,說得該是人類別亂搞了吧。(胡猜)


最後附上金石堂的書地址。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6005365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再見了,朝夕相處的夥伴。

但我無法替你報仇,因為折斷你的正是我最親愛的女兒。(而且折了好多次,你終於斷了。)

只能替你拍張照留念。

再見。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最近老婆請了年假回娘家,每天與晨晨朝夕相處,連續五天,從一開始的有些不適應到後來的甘之如飴,她說,重點就在於「快點」這兩字。

以前的我與老婆在帶晨晨的時候,也許因為兩人都工作,在家時間短,又有家事要處理,所以嘴上總不離「快點」,像是「晨晨快點,我們要睡覺了。」「快點,晨晨,爸爸媽媽上班要遲到了。」「我們要出去玩,晨晨,快點,我們要穿鞋子和外套了。」

而在小孩的世界裡面,哪裡需要「快點」兩字,對她來說,每個玩具都好玩,玩了A方法,下次可以換成B方法,世界充滿新奇事物,每分每秒都是一種全心的嘗試與探險。

「快點」這不是小孩的節奏,而是已經對世界失去好奇的大人們,綁在自己腳上的束縛。

有時候,暫停一下,當陪著晨晨睡覺時,試著不要「快點」,而是珍惜此刻的每分每秒,會發現世界大不同。

而神奇的是,在這種溫和的節奏中,小孩反而會非常舒服而自然的睡著。


只是一轉念,世界從此不同。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http://www.wretch.cc/blog/mdz005/22948413

蘇麗文的文章


忍不住看了電視,也找了網路,所有相關的新聞,只有越來越憤怒。

我們都是台灣的孩子,打不倒的台灣孩子。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小孩之後,才知道寫故事的時間原來可以被切割的那樣細碎。

新故事是延伸自明日工作室一個很特別的方案,「Re經典」。

簡單來說,就是透過現代寫手的方式,重新詮釋過去那些經典作品,而且很有趣的是,明日工作室所挑選的經典,都不算是耳熟能詳,偏偏一本比一本重要,都是當年撼動文壇與閱讀百年的重要古老著作。

舉個例,就像是未被翻譯成中文之前的魔戒,就是一部曾經被台灣人遺忘的經典。

我非常榮幸,參與這個Re經典的計畫,一開始原本以為不難,畢竟經典的特性就是好看,特性很強,應該很好發揮才對,其實不然,大大的不然。

寫到後來,我反而像是在像大師學拳,但大師的拳法已經完美,我無處可變,只能變成自己的拳法。

這從大師之拳轉變到自己拳法的過程,痛苦而漫長,但卻讓我獲益良多。

而且讓我興奮的是,這套Re經典越來越多寫手加入,許多都是相當厲害,讓我光想到都會起雞皮疙瘩的厲害角色。

這些厲害角色,未必每個都非常有名,但肯定都是高手,每個人挑選了自己最適合的作品,然後一起經歷這個痛苦又過癮的過程。


終於完成了,希望有機會能成為實體書,讓大家一起分享我將經典蛻變的過程,也許不夠完美,也無法和大師原作匹敵,但至少是Div的故事,一個會讓我自己點頭的故事。


最後,是該說出這部經典的名字了。

「酉陽雜俎」。


在書裡,你甚至會找到灰姑娘與西遊記的原形。

它就像是一代宗師,也許你不知道它是誰?但你一定學過它的拳法。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