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未分類文章 (15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1/25 大學老友喜宴,這群老友是大學最燦爛的回憶!個性孤僻,討厭喜宴的我,只會為這群老友出席!(而且還順便當招待)


這是另外一個老友的女兒照片 很可愛 她叫樂樂 是一個膽子很大的小正妹!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11/25 大學老友喜宴,這群老友是大學最燦爛的回憶!個性孤僻,討厭喜宴的我,只會為這群老友出席!(而且還順便當招待)


這是另外一個老友的女兒照片 很可愛 她叫樂樂 是一個膽子很大的小正妹!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忙碌到極致的工作,一個歲休日,在周間休了假,閒拍一張橘子與電腦,咖啡杯與衛生紙

生活,偶而也要放鬆油門,沈澱,回歸.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忙碌到極致的工作,一個歲休日,在周間休了假,閒拍一張橘子與電腦,咖啡杯與衛生紙

生活,偶而也要放鬆油門,沈澱,回歸.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每次寫故事 總是會被我砍掉幾萬字 其實很浪費 但為了故事流暢總是會忍痛砍掉

如今 把這故事放上來

除了和大家分享之外 也因為這段和陰界四有點關係喔

陰界四完稿了 可能會在七月出版吧~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每次寫故事 總是會被我砍掉幾萬字 其實很浪費 但為了故事流暢總是會忍痛砍掉

如今 把這故事放上來

除了和大家分享之外 也因為這段和陰界四有點關係喔

陰界四完稿了 可能會在七月出版吧~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

「那力量,究竟是什麼?」遠處的觀眾席上,柏雙手十指交叉,他也問著自己。

「看樣子,你下一場比賽的對手,還沒有完全確定啊。」旁邊的阿歲皺眉,「不過割喉之狼都已經變成這樣了,怎麼還不死?」

「阿歲,我問你喔。」柏雙眼綻放銳利光芒,突然提出一個毫不相關的問題。「觀眾做什麼事,會造成比賽犯規?」

「呃?黑暗巴別塔的規定很鬆散的,基本上只要不傷害到比賽選手,石之八座都不會出手。」阿歲左顧右盼,坦白說,他還挺怕那傢伙的。

「只要不要傷到比賽選手嗎?」柏一笑,「那太好了,那我就不會犯規了。」

「啊?」阿歲一愣,正要開口問。「你想要做什麼……」

忽然,他發現柏已經起身,身體一縱,一口氣跳過層層的人群。

「柏!」阿歲忍不住叫了出來,「你這傢伙老是搞這招,別把命玩掉啊!」

不遠處,柏已經逼近了擂台邊,那是割喉之狼的藍色角落。

柏摩擦著拳頭,慢慢微笑。

「如果我沒猜錯,讓一切便詭異的風,就是從這裡吹出來的啊。」

割喉之狼屢敗屢戰,而且身軀不斷妖魔化,將中了偷襲後必須爭取時間的小英,陷入難以想像的苦戰。

而同時間,柏靠著他掌握風的能力,溜到了割喉之狼的藍色角落,然後,柏的手一伸,拍向了一個人的肩膀。

「嘿。」柏微笑,另一隻手則慢慢的握拳。「你好啊,人權律師。」

「啊?」那個西裝筆挺,道貌岸然的人權律師一愣,轉過頭,看著拍他肩膀的男人,柏。

而下一秒,柏的拳頭已然握緊。

「是你吧,」柏一笑,「是你用你的技,在操縱割喉之狼吧?」

「啊?你在說……」人權律師大驚,退了一步。

但這一退,已經太遲了,因為柏的右拳,已經夾著錘鍊無數次的風,朝著人權律師的臉門,直接轟了過去。

砰。

人權律師的臉吃了柏的重拳,整個身體往後翻倒,撞上了擂台的角落,而同一時刻,擂台上的割喉之狼動作猛然一頓。

像是失去控制的機器人,整個人停了下來。

「小英,就趁現在!」柏大吼,「給割喉之狼最後一擊。」

「原來如此。」小英吸了一口氣,從擂台邊抓起了至今以來最重的一個鐵塊。

上面的數字,是一千。

一千公斤,這是一台卡車的重量。

「結束。」小英單手抓著這個等同一台卡車的鐵塊,宛如豪氣的籃球灌藍,高高躍起,飛躍了半個擂台,朝著呆滯的割喉之狼,直砸了下去。

鐵塊落下。

小英的手直壓到了地板,而鐵塊更整個埋入地底,連同鐵塊下的惡魔,割喉之狼,一起埋葬。

鐵塊陷落,緊接而來的是從地底傳來的巨大悶響,會場所有的觀眾都不禁伸出手,猛力抓住椅子手把,因為強大的震波,從擂台中心蔓延開來,震的他們的屁股同時離開了椅面。

同時間,擂台也終於承受不住小英的暴力,轟然而垮,在崩落的鋼筋中與煙塵中,只剩下一個女孩傲然站在鐵塊之上。

她宛如破壞世界中的女神,清純且迷人,對著擂台下方,露出帶著稚氣的微笑。

「嗨。」小英笑著打招呼,真的很難想像,她是剛才將割喉之狼連同千斤鐵塊,一起壓到地底的怪力女。「你是躲避人吧?」

「嗯。」柏只是稍微點頭。

令柏擔心的是,就在小英一拳讓擂台崩落之時,人權律師竟然趁機掙脫了柏的箝制,不見了。

人權律師也許自己本身不強,但能操縱割喉之狼與暴力小英周旋,肯定不是普通角色。

更何況柏很清楚,他的那一拳雖重,但卻沒有真正擊倒人權律師。

「謝謝你。」小英的臉在會場的燈光照映下,有些泛紅。「看樣子,割喉之狼不會再爬出來了,你知道,他真的很噁心。」

「不客氣,我只是想看到一場公平的比賽。」柏確定人權律師已經逃走,嘆了一口氣。

人權律師逃了,那表示這個棘手的角色,未來還會再出現。

「嗯,希望我們的比賽……」小英跳下鐵塊,想要和柏再說些話,但柏已經轉身,朝著阿歲走去。

小英微微一愣,正要追上柏的背影,但小英的支持者已經如潮水般湧來,讓現場再度陷入混亂之中。

小英忍不住一直目送著柏的影子,漸漸淹沒在人群之中。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那力量,究竟是什麼?」遠處的觀眾席上,柏雙手十指交叉,他也問著自己。

「看樣子,你下一場比賽的對手,還沒有完全確定啊。」旁邊的阿歲皺眉,「不過割喉之狼都已經變成這樣了,怎麼還不死?」

「阿歲,我問你喔。」柏雙眼綻放銳利光芒,突然提出一個毫不相關的問題。「觀眾做什麼事,會造成比賽犯規?」

「呃?黑暗巴別塔的規定很鬆散的,基本上只要不傷害到比賽選手,石之八座都不會出手。」阿歲左顧右盼,坦白說,他還挺怕那傢伙的。

「只要不要傷到比賽選手嗎?」柏一笑,「那太好了,那我就不會犯規了。」

「啊?」阿歲一愣,正要開口問。「你想要做什麼……」

忽然,他發現柏已經起身,身體一縱,一口氣跳過層層的人群。

「柏!」阿歲忍不住叫了出來,「你這傢伙老是搞這招,別把命玩掉啊!」

不遠處,柏已經逼近了擂台邊,那是割喉之狼的藍色角落。

柏摩擦著拳頭,慢慢微笑。

「如果我沒猜錯,讓一切便詭異的風,就是從這裡吹出來的啊。」

割喉之狼屢敗屢戰,而且身軀不斷妖魔化,將中了偷襲後必須爭取時間的小英,陷入難以想像的苦戰。

而同時間,柏靠著他掌握風的能力,溜到了割喉之狼的藍色角落,然後,柏的手一伸,拍向了一個人的肩膀。

「嘿。」柏微笑,另一隻手則慢慢的握拳。「你好啊,人權律師。」

「啊?」那個西裝筆挺,道貌岸然的人權律師一愣,轉過頭,看著拍他肩膀的男人,柏。

而下一秒,柏的拳頭已然握緊。

「是你吧,」柏一笑,「是你用你的技,在操縱割喉之狼吧?」

「啊?你在說……」人權律師大驚,退了一步。

但這一退,已經太遲了,因為柏的右拳,已經夾著錘鍊無數次的風,朝著人權律師的臉門,直接轟了過去。

砰。

人權律師的臉吃了柏的重拳,整個身體往後翻倒,撞上了擂台的角落,而同一時刻,擂台上的割喉之狼動作猛然一頓。

像是失去控制的機器人,整個人停了下來。

「小英,就趁現在!」柏大吼,「給割喉之狼最後一擊。」

「原來如此。」小英吸了一口氣,從擂台邊抓起了至今以來最重的一個鐵塊。

上面的數字,是一千。

一千公斤,這是一台卡車的重量。

「結束。」小英單手抓著這個等同一台卡車的鐵塊,宛如豪氣的籃球灌藍,高高躍起,飛躍了半個擂台,朝著呆滯的割喉之狼,直砸了下去。

鐵塊落下。

小英的手直壓到了地板,而鐵塊更整個埋入地底,連同鐵塊下的惡魔,割喉之狼,一起埋葬。

鐵塊陷落,緊接而來的是從地底傳來的巨大悶響,會場所有的觀眾都不禁伸出手,猛力抓住椅子手把,因為強大的震波,從擂台中心蔓延開來,震的他們的屁股同時離開了椅面。

同時間,擂台也終於承受不住小英的暴力,轟然而垮,在崩落的鋼筋中與煙塵中,只剩下一個女孩傲然站在鐵塊之上。

她宛如破壞世界中的女神,清純且迷人,對著擂台下方,露出帶著稚氣的微笑。

「嗨。」小英笑著打招呼,真的很難想像,她是剛才將割喉之狼連同千斤鐵塊,一起壓到地底的怪力女。「你是躲避人吧?」

「嗯。」柏只是稍微點頭。

令柏擔心的是,就在小英一拳讓擂台崩落之時,人權律師竟然趁機掙脫了柏的箝制,不見了。

人權律師也許自己本身不強,但能操縱割喉之狼與暴力小英周旋,肯定不是普通角色。

更何況柏很清楚,他的那一拳雖重,但卻沒有真正擊倒人權律師。

「謝謝你。」小英的臉在會場的燈光照映下,有些泛紅。「看樣子,割喉之狼不會再爬出來了,你知道,他真的很噁心。」

「不客氣,我只是想看到一場公平的比賽。」柏確定人權律師已經逃走,嘆了一口氣。

人權律師逃了,那表示這個棘手的角色,未來還會再出現。

「嗯,希望我們的比賽……」小英跳下鐵塊,想要和柏再說些話,但柏已經轉身,朝著阿歲走去。

小英微微一愣,正要追上柏的背影,但小英的支持者已經如潮水般湧來,讓現場再度陷入混亂之中。

小英忍不住一直目送著柏的影子,漸漸淹沒在人群之中。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真是好快。」坐在觀眾席的柏,雙手不自覺的捏緊,能掌握風的他,能躲的過這藏在指尖的刀鋒嗎?

「這個割喉之狼原本手指就很巧,加上刀鋒輕到幾乎沒有重量,所以他更能盡情的揮舞。」阿歲冷笑一笑,「不過,這樣的他,還不夠看啦。」

「不夠看?」

「暴力小英能打到這裡,豈是這麼容易被收拾的傢伙?」

「喔?」柏正要詢問,忽然觀眾席發出了一陣驚嘆,因為擂台上,戰局再變。

小英急退,一直退到擂台邊緣,剛好就在她第一個助手的旁邊,這助手的外型也算特別,全身巨大的肌肉,看起來像是專門扛載重物的工人。

「給我第一個,」小英低語。「先給我最輕的吧。」

「是。」壯漢用力點頭,雙手往下一抬,抬出一個巨大的鐵塊,看到助手面紅耳赤的模樣,這鐵塊肯定上百公斤。

而同一時間,小英背後,那如傀儡般不協調的割喉之狼又來了,他右手手指翻弄著薄薄的美工刀鋒,再度劃向小英的後頸。

「很好。」小英一笑,伸出單手,只是那隻細瘦的單手,竟然就提起那個巨大鐵塊。「咱們先從最輕的開始吧。」

只見小英手一回,輕鬆的甩動巨大鐵塊,朝著割喉之狼的腦門砸下去。

割喉之狼速度雖快,五指雖巧,但面對如此巨大的鐵塊,他赫然發現自己的招數只是一個屁,於是他只能選擇低下頭,驚險避開飛過來的鐵塊。

鐵塊被小英一扔,竟像是沒有重量般,飛過整個擂台,落在地上。

砰的一聲,扎實的厚水泥地,硬是被鐵塊撞出一個大洞,其能量不散,還將水泥地板震出一張蜘蛛網裂痕。

「這娘們的力氣也太大了吧!」割喉之狼悚然目睹鐵塊落地的氣勢,只是當他再度把頭轉回小英,他赫然發現,小英已經舉起了第二個鐵塊。

這鐵塊比剛才體積更大,一口氣動用到兩個壯漢助手,鐵塊上,被刻著一個數字, 兩百公斤 。

「這是第二輕的喔。」小英再笑,看起來細到幾乎折斷的手腕,輕輕一揮。

這個體積比小英還要大的鐵塊,在空中激烈翻滾著,正面朝著割喉之狼而來。

「臭娘們!你瘋了啊!」割喉之狼又罵了一句,這次他無法在從容避開,只能選擇在地上一滾,狼狽的避開這鐵塊。

鐵塊轟然一聲,地板不只破了一個大洞,更往外裂出一片如水紋般高低起伏的波浪。

「妳的力量也太大了吧?」割喉之狼才打一個滾,正要起身,他的臉色就變了。

變得淒慘無比。

因為眼前的小英,雙手各舉一個鐵塊,右邊鐵塊寫著三百,左邊寫著五百,超過 八百公斤 ,竟然被她輕鬆的高舉。

「這……」割喉之狼再也沒有剛才邪惡的雍容,只能滿臉愁苦,「這還要打嗎?」

「打啊。」小英怒笑道。「你在陽世時偷割女孩喉嚨的氣勢呢?怎麼不見了?怎麼變成軟腳蝦了?」

說完,小英雙手同時往前拋去,這兩個鐵塊,就像是空中翻滾而來的汽車,朝著割喉之狼直壓了下來。

「靠。」在蹲在地上的割喉之狼,已經完全沒有閃避的機會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鐵塊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然後砰砰兩聲,鐵塊激烈的互相撞擊,鐵屑紛飛中,擂台的中心被鐵塊轟的整個塌陷,而鐵塊中心,正是來不及逃出的陽世殺人魔,陰界詭異魂魄,割喉之狼。

「結束了。」阿歲握筆的手猛一抬高,另一手則順勢蓋上筆記本,「柏,看樣子,你下一場對手已經決定啦。」

阿歲說完,他突然感到疑惑,因為他赫然發現,身旁的柏表情依然嚴肅。

只見柏雙眼注視著中心塌陷的擂台場,自言自語著。

「暴力小英,別掉以輕心啊。」柏低語,「割喉之狼的風,不但沒有消失……還變得更詭異了!」

變得更詭異了。

小英扔完鐵塊,正要走回她的紅色角落,忽然間,她感到背部一條涼線劃過。

小英回頭,她赫然發現自己背後的衣服已經被一刀劃開,而且在裂開衣服的下面,是一條不斷渲開的血痕。

中刀了?什麼時候中刀的?

「你……」小英慢慢轉身,面對塌陷的擂台中心,「沒死?」

「我沒死?是啊,我沒死啊?」鐵塊之中,一個身影慢慢爬了出來,他爬行的樣子相當不對勁,似乎已經不是人類,而是一隻姿態扭曲的野獸,「我好痛,但是我沒死啊。」

「哼。」小英哼了一聲,她將力量集中到背部,用力一擠,強大的力量將肌肉往內一合,瞬間將傷口封住,血也隨即止住。「你是怎麼回事,不但沒死,還變強了?為什麼?」

「為什麼?」柏皺眉,「為什麼那一瞬間,割喉之狼不只沒死……整個風還變得更詭異了?」

「為什麼?」

不只柏,現場所有的人的心中都浮現了相同的問號。

「小英啊小英,若你沒辦法解開這謎團,接下來,」柏輕聲的說,「只會越來越危險啊。」

擂台上。

「吼嗚,好痛啊,為什麼不死,我也不知道啊!」割喉之狼發出怪叫,雙手雙腳在地上快速爬行著。

而擂台上的空中,則是不斷飛騰而來的巨大鐵塊,一次又一次的砸中陽世的變態,割喉之狼。

只是奇怪的是,就算整個鐵塊已經將割喉之狼完全埋住,連地板都被撞碎,割喉之狼總能安然無恙的從鐵塊之下竄出,而且每竄出一次,他的形態就更扭曲。

他甚至快要脫離了人的樣子,全身長著不規則的長毛,手臂的關節扭曲,半邊嘴唇被撕開,露出滿嘴的獠牙,但他就是不會死。

「唉嗚。」割喉之狼發出不知道是哭泣還是怒吼的聲音,再度發動攻擊,手上的小刀片已經變化成沾滿鮮血的屠刀,朝著暴力小英直砍下去。

「這樣的戰鬥,真噁心。」小英退開,手中撈起助手傳過來的鐵塊,又一個 五百公斤 。「快說,你為什麼不會死?」

鐵塊從小英手上飛離。

五百公斤在空中激烈滾動,再度砸中割喉之狼,地板碎屑爆裂,把割喉之狼一口氣壓在地上。

小英這一用力,背部更感到微微抽痛痛,剛剛被割喉之狼偷襲的一刀,又開始滲血了。

她比誰都清楚,這場戰鬥如果不斷持續下去,她的傷口遲早會再度裂開,體力更會因此耗盡。

但為什麼?小英想著想著,英挺的秀眉,突然深深皺起。

因為她又看到了。

五百公斤的鐵塊下,一隻毛茸茸的手,再度伸出。

然後,比剛才形態更扭曲,更醜陋,更不像人的割喉之狼慢慢的爬出。

「好痛啊。」割喉之狼的眼睛早已不在原本的位置,一顆被打歪在腦門,一顆則掛在嘴邊,五官更是被鐵塊打到爛成一團,但他就是不死。

喊著痛,越來越強,速度越來越快的不死。

「混蛋啊!」小英怒吼,順手撈起一個 三百公斤 的鐵塊,往前衝刺,這次她不在甩動鐵塊,她直接把鐵塊當成武器,把正要爬出的割喉之狼,用力砸了下去。

整個會場震動,所有人都感到自己的屁股離開了椅面。

這樣的怪力,不管什麼生物,應該都要化成肉醬了吧?

「好痛啊……」鐵塊下,依然是那哀號的聲音。

「你還沒死!?」小英皺眉,一股涼意從她背脊蜿蜒上來。

「吼嗚,嗚嗚。」一張已經完全沒有人類五官的臉,如同蝸牛般,慢慢的從她腳邊的鐵塊下,擠了出來。「好痛啊,為什麼這麼痛,我還沒有死?」

「割喉之狼……」

「所以,我也要妳陪我一起魂飛魄散。」割喉之狼的身體已經擠出了一半,扭曲且殘破的身軀,但就是不死。

「呼。」小英退了一步,這是她第一次感到恐懼。

因為她真的不懂,割喉之狼為什麼會不死,他不是忍耐人那種藉由鐵汁修補身體的技,割喉之狼的不死,是更痛苦的,彷彿一種可怕的力量寄生在他體內,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僅存的是無窮無盡的恨意。

而這些恨意,遲早會威脅到小英的生命。

那力量,究竟是什麼?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真是好快。」坐在觀眾席的柏,雙手不自覺的捏緊,能掌握風的他,能躲的過這藏在指尖的刀鋒嗎?

「這個割喉之狼原本手指就很巧,加上刀鋒輕到幾乎沒有重量,所以他更能盡情的揮舞。」阿歲冷笑一笑,「不過,這樣的他,還不夠看啦。」

「不夠看?」

「暴力小英能打到這裡,豈是這麼容易被收拾的傢伙?」

「喔?」柏正要詢問,忽然觀眾席發出了一陣驚嘆,因為擂台上,戰局再變。

小英急退,一直退到擂台邊緣,剛好就在她第一個助手的旁邊,這助手的外型也算特別,全身巨大的肌肉,看起來像是專門扛載重物的工人。

「給我第一個,」小英低語。「先給我最輕的吧。」

「是。」壯漢用力點頭,雙手往下一抬,抬出一個巨大的鐵塊,看到助手面紅耳赤的模樣,這鐵塊肯定上百公斤。

而同一時間,小英背後,那如傀儡般不協調的割喉之狼又來了,他右手手指翻弄著薄薄的美工刀鋒,再度劃向小英的後頸。

「很好。」小英一笑,伸出單手,只是那隻細瘦的單手,竟然就提起那個巨大鐵塊。「咱們先從最輕的開始吧。」

只見小英手一回,輕鬆的甩動巨大鐵塊,朝著割喉之狼的腦門砸下去。

割喉之狼速度雖快,五指雖巧,但面對如此巨大的鐵塊,他赫然發現自己的招數只是一個屁,於是他只能選擇低下頭,驚險避開飛過來的鐵塊。

鐵塊被小英一扔,竟像是沒有重量般,飛過整個擂台,落在地上。

砰的一聲,扎實的厚水泥地,硬是被鐵塊撞出一個大洞,其能量不散,還將水泥地板震出一張蜘蛛網裂痕。

「這娘們的力氣也太大了吧!」割喉之狼悚然目睹鐵塊落地的氣勢,只是當他再度把頭轉回小英,他赫然發現,小英已經舉起了第二個鐵塊。

這鐵塊比剛才體積更大,一口氣動用到兩個壯漢助手,鐵塊上,被刻著一個數字, 兩百公斤 。

「這是第二輕的喔。」小英再笑,看起來細到幾乎折斷的手腕,輕輕一揮。

這個體積比小英還要大的鐵塊,在空中激烈翻滾著,正面朝著割喉之狼而來。

「臭娘們!你瘋了啊!」割喉之狼又罵了一句,這次他無法在從容避開,只能選擇在地上一滾,狼狽的避開這鐵塊。

鐵塊轟然一聲,地板不只破了一個大洞,更往外裂出一片如水紋般高低起伏的波浪。

「妳的力量也太大了吧?」割喉之狼才打一個滾,正要起身,他的臉色就變了。

變得淒慘無比。

因為眼前的小英,雙手各舉一個鐵塊,右邊鐵塊寫著三百,左邊寫著五百,超過 八百公斤 ,竟然被她輕鬆的高舉。

「這……」割喉之狼再也沒有剛才邪惡的雍容,只能滿臉愁苦,「這還要打嗎?」

「打啊。」小英怒笑道。「你在陽世時偷割女孩喉嚨的氣勢呢?怎麼不見了?怎麼變成軟腳蝦了?」

說完,小英雙手同時往前拋去,這兩個鐵塊,就像是空中翻滾而來的汽車,朝著割喉之狼直壓了下來。

「靠。」在蹲在地上的割喉之狼,已經完全沒有閃避的機會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鐵塊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然後砰砰兩聲,鐵塊激烈的互相撞擊,鐵屑紛飛中,擂台的中心被鐵塊轟的整個塌陷,而鐵塊中心,正是來不及逃出的陽世殺人魔,陰界詭異魂魄,割喉之狼。

「結束了。」阿歲握筆的手猛一抬高,另一手則順勢蓋上筆記本,「柏,看樣子,你下一場對手已經決定啦。」

阿歲說完,他突然感到疑惑,因為他赫然發現,身旁的柏表情依然嚴肅。

只見柏雙眼注視著中心塌陷的擂台場,自言自語著。

「暴力小英,別掉以輕心啊。」柏低語,「割喉之狼的風,不但沒有消失……還變得更詭異了!」

變得更詭異了。

小英扔完鐵塊,正要走回她的紅色角落,忽然間,她感到背部一條涼線劃過。

小英回頭,她赫然發現自己背後的衣服已經被一刀劃開,而且在裂開衣服的下面,是一條不斷渲開的血痕。

中刀了?什麼時候中刀的?

「你……」小英慢慢轉身,面對塌陷的擂台中心,「沒死?」

「我沒死?是啊,我沒死啊?」鐵塊之中,一個身影慢慢爬了出來,他爬行的樣子相當不對勁,似乎已經不是人類,而是一隻姿態扭曲的野獸,「我好痛,但是我沒死啊。」

「哼。」小英哼了一聲,她將力量集中到背部,用力一擠,強大的力量將肌肉往內一合,瞬間將傷口封住,血也隨即止住。「你是怎麼回事,不但沒死,還變強了?為什麼?」

「為什麼?」柏皺眉,「為什麼那一瞬間,割喉之狼不只沒死……整個風還變得更詭異了?」

「為什麼?」

不只柏,現場所有的人的心中都浮現了相同的問號。

「小英啊小英,若你沒辦法解開這謎團,接下來,」柏輕聲的說,「只會越來越危險啊。」

擂台上。

「吼嗚,好痛啊,為什麼不死,我也不知道啊!」割喉之狼發出怪叫,雙手雙腳在地上快速爬行著。

而擂台上的空中,則是不斷飛騰而來的巨大鐵塊,一次又一次的砸中陽世的變態,割喉之狼。

只是奇怪的是,就算整個鐵塊已經將割喉之狼完全埋住,連地板都被撞碎,割喉之狼總能安然無恙的從鐵塊之下竄出,而且每竄出一次,他的形態就更扭曲。

他甚至快要脫離了人的樣子,全身長著不規則的長毛,手臂的關節扭曲,半邊嘴唇被撕開,露出滿嘴的獠牙,但他就是不會死。

「唉嗚。」割喉之狼發出不知道是哭泣還是怒吼的聲音,再度發動攻擊,手上的小刀片已經變化成沾滿鮮血的屠刀,朝著暴力小英直砍下去。

「這樣的戰鬥,真噁心。」小英退開,手中撈起助手傳過來的鐵塊,又一個 五百公斤 。「快說,你為什麼不會死?」

鐵塊從小英手上飛離。

五百公斤在空中激烈滾動,再度砸中割喉之狼,地板碎屑爆裂,把割喉之狼一口氣壓在地上。

小英這一用力,背部更感到微微抽痛痛,剛剛被割喉之狼偷襲的一刀,又開始滲血了。

她比誰都清楚,這場戰鬥如果不斷持續下去,她的傷口遲早會再度裂開,體力更會因此耗盡。

但為什麼?小英想著想著,英挺的秀眉,突然深深皺起。

因為她又看到了。

五百公斤的鐵塊下,一隻毛茸茸的手,再度伸出。

然後,比剛才形態更扭曲,更醜陋,更不像人的割喉之狼慢慢的爬出。

「好痛啊。」割喉之狼的眼睛早已不在原本的位置,一顆被打歪在腦門,一顆則掛在嘴邊,五官更是被鐵塊打到爛成一團,但他就是不死。

喊著痛,越來越強,速度越來越快的不死。

「混蛋啊!」小英怒吼,順手撈起一個 三百公斤 的鐵塊,往前衝刺,這次她不在甩動鐵塊,她直接把鐵塊當成武器,把正要爬出的割喉之狼,用力砸了下去。

整個會場震動,所有人都感到自己的屁股離開了椅面。

這樣的怪力,不管什麼生物,應該都要化成肉醬了吧?

「好痛啊……」鐵塊下,依然是那哀號的聲音。

「你還沒死!?」小英皺眉,一股涼意從她背脊蜿蜒上來。

「吼嗚,嗚嗚。」一張已經完全沒有人類五官的臉,如同蝸牛般,慢慢的從她腳邊的鐵塊下,擠了出來。「好痛啊,為什麼這麼痛,我還沒有死?」

「割喉之狼……」

「所以,我也要妳陪我一起魂飛魄散。」割喉之狼的身體已經擠出了一半,扭曲且殘破的身軀,但就是不死。

「呼。」小英退了一步,這是她第一次感到恐懼。

因為她真的不懂,割喉之狼為什麼會不死,他不是忍耐人那種藉由鐵汁修補身體的技,割喉之狼的不死,是更痛苦的,彷彿一種可怕的力量寄生在他體內,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僅存的是無窮無盡的恨意。

而這些恨意,遲早會威脅到小英的生命。

那力量,究竟是什麼?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黑暗巴別塔外,阿歲與柏剪了票,走進座位坐好。

「今天這場,總算可以輕鬆一點了,每次看你比賽,心臟都快停了。」阿歲翹起二郎腿。

「呵。」柏專注的看著比賽的擂台,此刻一個身材火辣的兔女郎正在舉牌,奇怪,無論是陽世或陰界,都愛來這套?

不過吸住柏目光的,卻不是兔女郎,而是紅色角落旁,一個西裝筆挺的油頭男子。

這男子的風,很特別,而且是特別的臭。

「目前賭盤一致看好暴力小英。」阿歲拿著節目單,搖著二郎腿。「怎麼樣?想賭嗎?」

「那男人是誰?」柏答非所問的比著紅色角落。

「那男人?」阿歲屁股微微離開椅子,端詳了一會。「啊,是我的同行啦。」

「同行?」

「經紀人啊。」阿歲瞇著眼睛看了一下,「嗯,是他沒錯,專門仲介一些陽世罪犯的經紀人,他的名聲還蠻壞的,不過仲介的選手基本上都不弱喔。」

「是嗎?」柏皺眉。「仲介陽世罪犯是什麼意思啊?」

柏可以感受到,這油頭男子的風,雖然沒有龍池霸氣強大,沒有老闆娘這樣優雅哀傷,更不像火 王這樣 君臨天下,但就是給柏一種深刻的感覺。

那是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像是原本吹過草原很清新的風,一經過他身邊,立刻被一股腐敗的惡臭污染,變得濃濁而骯髒。

「會在陽世犯罪的,尤其是殺人的,一進入陰界下場都很慘,往往是被他殺死的魂魄給找上,硬生生圍毆致死,但……這種仲介卻會去保護這些罪犯,訓練他們成為戰士。」

「嗯,幹嘛特別訓練陽世罪犯呢?」

「欸,不要小看陽世的罪犯喔,通常越變態的犯罪者,靈魂越是扭曲,越扭曲在陰界代表可能性越高,這仲介就去強化這些扭曲的部份,丟到巴別塔讓他們戰鬥,若贏了,他分一杯羹,若輸了……反正這些變態的命本來就是撿回來的,所以沒差。」阿歲說,「這次他帶的是割喉之狼,肯定又是一個變態中的變態吧。」

「嗯。」柏點頭,他能理解,越是變態的罪犯,往往擁有越扭曲靈魂這件事。「你說他名聲不好,那他叫什麼名字?」

「他的名字好像承襲自陽世的職業,是一種專門替變態罪犯脫罪的職業……」

「專門替罪犯脫罪?」

「叫做,」阿歲露出嫌惡的表情,輕聲說,「走火入魔的……人權律師。」

「人權律師啊……」柏雙手撐住下巴,露出沈思的表情。「的確,在也沒有比正義化身的墮落,更為可怕的了。」

而就在柏與阿歲閒聊之際,擂台上的舉牌兔女郎下場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來自兩位參賽者的肅殺之氣。

柏知道,要開始了,今晚暴力小英與變態殺手的生死之戰。

噹。比賽開始。

「看清楚了,柏。」阿歲低語,「這就是你下場對手的實力。」

「嗯。」柏沒有回答,但內心的感受,卻比誰都還震撼。

因為他再度感受到了風。

從擂台中心突然狂湧而出,宛如龍捲風的風,朝著觀眾直撲而來。

風的源頭,正是那個外表清純的少女,暴力小英。

只見她赤手空拳,只是慢慢將手上的袖子捲起,露出白皙細瘦的手臂。

「若資料沒錯,暴力小英的能力偏向『體』,今晚應該可就可以一窺全貌了啊。」阿歲興奮的拿起筆,拼命抄著筆記。

「小心喔,小英。」一旁的柏,卻露出擔心的表情,「對手的風雖沒妳強,可是詭異的很。」

詭異,沒錯,就是詭異。

因為割喉之狼動了,他像是玩偶般左右搖晃,看似笨拙的動作,速度卻快的驚人,轉眼間就到了小英面前。

然後他的手隨意往前一揮,指尖閃過一絲鋒利的冷光,朝著小英的喉嚨劃去。

「夠快。」小英嘴角揚起一絲冷笑,頭一仰,驚險避開割喉之狼的手指,以及指尖夾著那銳利的刀鋒。

但小英才退,她赫然發現,割喉之狼的的手指已經回來了。

而指尖的一小片刀鋒,再度照映出森冷的光芒。

「好快。」小英微微詫異,再退一步,再度險險避開了這一刀,這次避得險,因為她的幾絡頭髮已經被整齊削斷,隨風飛散。

可是,小英才剛退,那動作宛如不協調木偶的割喉之狼,手指竟然又回來了。

只見,他手指像是跳舞般轉動,一邊高速揮動著他的手,手指還不斷玩弄著那個刀片,刀片在他的指節與指尖來回翻動,然後在快抵達小英咽喉之時,刀鋒快速朝前,化成精小但殺傷力十足的恐怖武器。

眼看,就要劃過小英喉嚨那薄薄的皮膚。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

 

 

黑暗巴別塔外,阿歲與柏剪了票,走進座位坐好。

「今天這場,總算可以輕鬆一點了,每次看你比賽,心臟都快停了。」阿歲翹起二郎腿。

「呵。」柏專注的看著比賽的擂台,此刻一個身材火辣的兔女郎正在舉牌,奇怪,無論是陽世或陰界,都愛來這套?

不過吸住柏目光的,卻不是兔女郎,而是紅色角落旁,一個西裝筆挺的油頭男子。

這男子的風,很特別,而且是特別的臭。

「目前賭盤一致看好暴力小英。」阿歲拿著節目單,搖著二郎腿。「怎麼樣?想賭嗎?」

「那男人是誰?」柏答非所問的比著紅色角落。

「那男人?」阿歲屁股微微離開椅子,端詳了一會。「啊,是我的同行啦。」

「同行?」

「經紀人啊。」阿歲瞇著眼睛看了一下,「嗯,是他沒錯,專門仲介一些陽世罪犯的經紀人,他的名聲還蠻壞的,不過仲介的選手基本上都不弱喔。」

「是嗎?」柏皺眉。「仲介陽世罪犯是什麼意思啊?」

柏可以感受到,這油頭男子的風,雖然沒有龍池霸氣強大,沒有老闆娘這樣優雅哀傷,更不像火 王這樣 君臨天下,但就是給柏一種深刻的感覺。

那是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像是原本吹過草原很清新的風,一經過他身邊,立刻被一股腐敗的惡臭污染,變得濃濁而骯髒。

「會在陽世犯罪的,尤其是殺人的,一進入陰界下場都很慘,往往是被他殺死的魂魄給找上,硬生生圍毆致死,但……這種仲介卻會去保護這些罪犯,訓練他們成為戰士。」

「嗯,幹嘛特別訓練陽世罪犯呢?」

「欸,不要小看陽世的罪犯喔,通常越變態的犯罪者,靈魂越是扭曲,越扭曲在陰界代表可能性越高,這仲介就去強化這些扭曲的部份,丟到巴別塔讓他們戰鬥,若贏了,他分一杯羹,若輸了……反正這些變態的命本來就是撿回來的,所以沒差。」阿歲說,「這次他帶的是割喉之狼,肯定又是一個變態中的變態吧。」

「嗯。」柏點頭,他能理解,越是變態的罪犯,往往擁有越扭曲靈魂這件事。「你說他名聲不好,那他叫什麼名字?」

「他的名字好像承襲自陽世的職業,是一種專門替變態罪犯脫罪的職業……」

「專門替罪犯脫罪?」

「叫做,」阿歲露出嫌惡的表情,輕聲說,「走火入魔的……人權律師。」

「人權律師啊……」柏雙手撐住下巴,露出沈思的表情。「的確,在也沒有比正義化身的墮落,更為可怕的了。」

而就在柏與阿歲閒聊之際,擂台上的舉牌兔女郎下場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來自兩位參賽者的肅殺之氣。

柏知道,要開始了,今晚暴力小英與變態殺手的生死之戰。

噹。比賽開始。

「看清楚了,柏。」阿歲低語,「這就是你下場對手的實力。」

「嗯。」柏沒有回答,但內心的感受,卻比誰都還震撼。

因為他再度感受到了風。

從擂台中心突然狂湧而出,宛如龍捲風的風,朝著觀眾直撲而來。

風的源頭,正是那個外表清純的少女,暴力小英。

只見她赤手空拳,只是慢慢將手上的袖子捲起,露出白皙細瘦的手臂。

「若資料沒錯,暴力小英的能力偏向『體』,今晚應該可就可以一窺全貌了啊。」阿歲興奮的拿起筆,拼命抄著筆記。

「小心喔,小英。」一旁的柏,卻露出擔心的表情,「對手的風雖沒妳強,可是詭異的很。」

詭異,沒錯,就是詭異。

因為割喉之狼動了,他像是玩偶般左右搖晃,看似笨拙的動作,速度卻快的驚人,轉眼間就到了小英面前。

然後他的手隨意往前一揮,指尖閃過一絲鋒利的冷光,朝著小英的喉嚨劃去。

「夠快。」小英嘴角揚起一絲冷笑,頭一仰,驚險避開割喉之狼的手指,以及指尖夾著那銳利的刀鋒。

但小英才退,她赫然發現,割喉之狼的的手指已經回來了。

而指尖的一小片刀鋒,再度照映出森冷的光芒。

「好快。」小英微微詫異,再退一步,再度險險避開了這一刀,這次避得險,因為她的幾絡頭髮已經被整齊削斷,隨風飛散。

可是,小英才剛退,那動作宛如不協調木偶的割喉之狼,手指竟然又回來了。

只見,他手指像是跳舞般轉動,一邊高速揮動著他的手,手指還不斷玩弄著那個刀片,刀片在他的指節與指尖來回翻動,然後在快抵達小英咽喉之時,刀鋒快速朝前,化成精小但殺傷力十足的恐怖武器。

眼看,就要劃過小英喉嚨那薄薄的皮膚。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最近在寫酉妖怪二,會寫酉妖怪二,是忍不住自己內心的呼喚,寫過地獄九,又寫了陰界三之後,內心開始鼓譟,希望暫時離開長篇的束縛,去完成酉妖怪這個口味比較輕的故事,這故事的續集其實非常奇怪,以往所謂的續集,都是主角固定,但酉妖怪續集卻非如此,固定的班底反而是壞的妖怪?每次故事都是自己出題目給自己解,這次的題目,真的很難,但就因為難,才是有趣!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最近在寫酉妖怪二,會寫酉妖怪二,是忍不住自己內心的呼喚,寫過地獄九,又寫了陰界三之後,內心開始鼓譟,希望暫時離開長篇的束縛,去完成酉妖怪這個口味比較輕的故事,這故事的續集其實非常奇怪,以往所謂的續集,都是主角固定,但酉妖怪續集卻非如此,固定的班底反而是壞的妖怪?每次故事都是自己出題目給自己解,這次的題目,真的很難,但就因為難,才是有趣!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http://www.facebook.com/pages/Div%E5%8F%A6%E4%B8%80%E7%A8%AE%E8%81%B2%E9%9F%B3/180045238708895

應該這樣就行了吧

那種短短的像是嘮叨的話,就寫在facebook上吧 :D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http://www.facebook.com/pages/Div%E5%8F%A6%E4%B8%80%E7%A8%AE%E8%81%B2%E9%9F%B3/180045238708895

應該這樣就行了吧

那種短短的像是嘮叨的話,就寫在facebook上吧 :D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啊啊啊啊,這是一定要看得啦!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啊啊啊啊,這是一定要看得啦!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不知不覺,已經出了25本書了。



故事 出版社
2001
1 九月 雙胞胎 水瓶
2002

2003

2004
2 七月 公元6000年異世界 蓋亞

2005
3 二月 天外三國(一) 蓋亞
4 六月 抽鬼 明日工作室
5 五月 天外三國(二) 蓋亞
6 七月 天外三國(三) 蓋亞
7 十一月 惡靈地下道 明日工作室
8 十二月 地獄列車(一) 春天
2006
9 一月 擁抱 明日工作室
10 二月 地獄遊戲(二) 春天
11 五月 地獄戰役(三) 春天
12 九月 百鬼夜行 明日工作室
13 九月 地獄殺陣(四) 春天
14 十一月 雙劍傳說 春天
2007
15 五月 地獄浩劫(五) 春天
16 七月 水聲 明日工作室
17 九月 夜犬 春天
2008
18 二月 鬼願 明日工作室
19 二月 地獄烽火(六) 春天
20 十月 地獄禪滅(七) 春天
2009
21 十一月 地獄獨行(八) 春天
2010
22 二月 陰界黑幫(一) 春天
2011
23 二月 陰界黑幫(二) 春天
24 四月 酉妖怪 未來書城
25 五月 地獄迴歸(九) 春天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 人氣()

不知不覺,已經出了25本書了。



故事 出版社
2001
1 九月 雙胞胎 水瓶
2002

2003

2004
2 七月 公元6000年異世界 蓋亞

2005
3 二月 天外三國(一) 蓋亞
4 六月 抽鬼 明日工作室
5 五月 天外三國(二) 蓋亞
6 七月 天外三國(三) 蓋亞
7 十一月 惡靈地下道 明日工作室
8 十二月 地獄列車(一) 春天
2006
9 一月 擁抱 明日工作室
10 二月 地獄遊戲(二) 春天
11 五月 地獄戰役(三) 春天
12 九月 百鬼夜行 明日工作室
13 九月 地獄殺陣(四) 春天
14 十一月 雙劍傳說 春天
2007
15 五月 地獄浩劫(五) 春天
16 七月 水聲 明日工作室
17 九月 夜犬 春天
2008
18 二月 鬼願 明日工作室
19 二月 地獄烽火(六) 春天
20 十月 地獄禪滅(七) 春天
2009
21 十一月 地獄獨行(八) 春天
2010
22 二月 陰界黑幫(一) 春天
2011
23 二月 陰界黑幫(二) 春天
24 四月 酉妖怪 未來書城
25 五月 地獄迴歸(九) 春天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