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

老二出生後不久,老婆突然有意無意的提到,「欸,老大出生的時候,你有寫文章給她,為什麼老二都沒有?」

當時的我,正周旋於陪伴老婆於病房,擔心老大晨晨因為不習慣爸媽不在,而每天大哭,還有即將回歸的工作之間,實在沒有多餘的精力打開電腦寫下文字,所以只能將這句話暫時當作耳邊清風,苦笑一陣,暫時擺在一旁。

但,就在老二出生後的第六天,也就是此刻,不知為何的失眠,提醒我,該動筆了。

老二出生的這個決定,其實要追溯到一年半前,那時候當晨晨逐漸長大,開始進入「瘋狂追溜滑梯」時期之時,我們忽然發現,她常常望著其他有兄弟姊妹的團體發呆,表情有些疑惑,又有些羨慕,似乎想過去,又不太敢過去,那時候老婆悄悄握住我的手,低聲說,「晨只有一個人,好像有點寂寞?」

但由於生產與養育晨的經驗太過驚聳(驚聳這形容詞應該所有父母都懂),所以我們暫時無法放下心結,從新再體驗一次,於是除了對晨有些小內疚之外,也無可奈何。

真正要開始對生老二動了念頭,是那次的沖繩之旅,那時的晨兩歲,踏進異國之後,完全沒有大人們之間的隔閡與距離,她仗著自己的可愛的外表與天真的笑容,縱橫在沖繩每間小店之間,而日本人果然是高度文明的國家,他們疼愛小孩,不吝展現自己的溫柔,有的拿出糖果贈與晨晨,好幾次甚至拿出三弦琴演奏,與晨晨一起跳舞。

坦白說,我與老婆旅行這麼多次,包括國內與國外,包括自助與跟團,就屬這次最好玩,就數這次最貼近當地民眾,就屬這次……感受到擁有小孩的驚人魅力。

就是那次,老婆認真說,「我覺得生小孩真好,我們再生一個好不好?」

於是,我們開始努力。

其實用努力這兩個字來形容我們後來半年的表現,實在太不夠格了,因為我們完全處於一天捕魚一個月曬網的速度前進,但,卻也在半年後,很突然的,老婆說她做了一個夢……

胎夢。

胎夢,就像是送子鳥來臨前的一封簡訊,很模糊,但卻又很清楚的給了母親一種強烈的預感,小孩來囉,你們準備好了嗎?

小孩來囉!

果然,經過兩家醫院重複檢驗,我們撥了通電話給了自己的父母,然後再次啟動……懷孕與生產的「驚聳」流程!

懷胎十月,很長,又很短。

小孩在母親的子宮中孕育著,前三個月,老婆固定每次下班回家,就衝進廁所狂吐,到中間三個月平穩期,她帶著微微的小肚子,全家三人一起用假日遊山玩水,到後面三個月的備戰期,我們開始準備行李,然後不斷叮嚀晨晨,「弟弟要出生囉,媽媽會去坐月子一個月,爸爸要去陪媽媽,你和阿公阿媽在一起睡,要乖喔。」

這十個月,嚴格說起來,其實也可能是決定我們家庭未來數十年的重要十個月。

這十個月裡面,「老婆離開職場回家」這議題再度被提出來反覆討論,當時晨晨的成長是保姆帶的,一個月將近兩萬,每年十三個月,開銷不算小,如今如果再加上一隻,已經過了老婆薪水的一定比例,這樣的情況下,還要請保姆嗎?

另一方面,已經在新聞業,出版業,跨足動畫業工作十餘年的老婆,似乎也有些疲態,需要轉換環境。

於是,我們勇敢的(老婆,妳最勇敢了!)決定,讓其中一個人回家,留另一個人在職場。

不過這決定看似衝動,後來卻因為老婆公司發生了一些事,反而將這件事推到了一個奇妙的境界,一切巧合兜起來,更掃除了我們最後的一點遲疑,確定了我們的決定,同時更應驗了老人家常說的一句話,「小孩會自己帶財」,老大晨晨是,看樣子,老二也是啊。

懷胎十月將屆,時序逼近九月時,預產期終於要到了,星期五,我和公司請好假,星期六的清晨四點,我們從林口出發,四點半,抵達台北,在渾沌的夜晚與清晨的交界中,我們手牽手走入了婦產科。

而當我走進醫院,等待著老婆的生產,我可以感覺到,那內心的緊張感,宛如澎湃的海浪,蔓延到四肢百骸,讓我手腳冰冷。

其實,這一胎逐漸進入懷孕後期之後,身為爸爸的我,就開始無法控制的不斷做夢,各種奇形怪狀的夢,在夜晚降臨,干擾著我的睡眠,而連帶的影響平常就快步調,高緊張的工作,我變得暴躁易怒,這些日子以來,我一直問自己,我在擔心什麼?我在擔心什麼?

然後,當那個生產的清晨,我牽著老婆往產房方向走去,然後到了一個大門前,我們都知道,這間婦產科不允許父親陪同生產,於是,穿著手術衣的老婆停下腳步,對我露出很可愛的笑,揮了揮手說掰掰,接著大門被護士慢慢關上。

這一瞬間,我忽然懂了,自己一直在害怕什麼?我在擔心什麼?原來,我擔心這次的生產,我會失去這個自己最愛的女人。

第一胎濛濛懂懂,第二胎時,才知道每次生產其實都是一場生死的賭注,幸福美滿母子均安的機率很高,但有發生不測的傳聞,卻是從古至今,當從人類有懷孕生產開始,就從未斷過。

然後當大門關上,看著老婆可愛的笑,我忽然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因為我知道,沒事了。

我知道老婆一定會沒事的。

她很勇敢,然後,這次一定會沒事的。

然後,驚動我記憶的,就是娃娃洪亮的哭聲了。

清晨七點三十六分,二八八零克,在護士的懷中,我看見了老二。

長得不錯欸!以我身為男生的角度來看,這小子是長的不錯,就算他全身被羊水泡的浮腫,但我還是認真的這樣以為。(他的外表評價很有趣,只要是男生都稱讚,包括我和兩邊的阿公,但女生卻沒有太大反應,真是奇怪?)

不過也拜了龍年之賜,生產大爆滿,原本預定好的病房沒有位置,連恢復室也躺滿了剛生產的媽媽,最後老婆直接在產台上躺了六個小時,而我則進到產台陪她。

她逐漸清醒,而我們在濺了點點血跡的產房中,聊起懷孕的點點滴滴。

「為什麼產房到處都是血?」我忍不住問。

「那是生你兒子的血,好嗎?」老婆臉上有產後的浮腫,但仍難掩她令我心動的正妹臉龐。

「喔,原來如此啊。」

後來的日子,其實也不用多說,就是第一天老婆昏睡休息,我負責照料,然後第二天老婆開始緩慢下床,如廁,身體慢慢復原的同時,每四小時一次的漲奶來了,我們努力用手指推著已經休息了兩年的乳腺,老婆則咬著牙忍痛,身體將所有的愛化成淺白色的乳汁,滴入了瓶子中。

然後這些乳汁,將成為老二未來數個月的主要糧食。

上帝造人巧妙,小孩一出生,母親就會自然啟動哺乳機制,那是一段疲倦但又親密的過程。於母親與小孩之間,從子宮中羊水,臍帶的養分運送,到點滴哺乳之間,那強大且堅定的聯繫,始終未曾斷過。

這期間,老大晨晨在阿公阿媽的陪伴下,經常來醫院看我們,每次都問,「爸爸媽媽什麼時候回家?」

從第一天晚上號啕大哭到四點,第二天一點半,然後自己學會了自己抱著棉被去找阿媽,說,「阿媽,今天媽媽生小baby沒辦法回家,爸爸要照顧媽媽,我和妳睡好不好?」

她的成長,很勇敢,也讓我們心疼。

這期間,也發生了很多趣事,再再印證小孩帶財,像是原本有「統一發票不中症候群」的我們,突然中了一千四百元的統一發票,然後廣告公司原本要購買我的故事拍廣告,原本談妥了價碼,然後突然自己翻了六倍(錢沒有很多,而且第二天就全部貢獻給病房費了。)

老二出生的第六天,媽媽進入月子中心的第三天,我回到公司的第二天,晨晨有爸爸陪睡的第二天,也是我們一家四口共同生活的第六天……

未來,我和老婆又有很多新的事情要擔心了,這兩隻小孩的教育,包含幼稚園,小學,國小,國中,高中,大學……

然後是戀愛,結婚,或許當他們決定生小孩,我們會再次陪伴他們,走過這段生產的歲月,也許,我們會替他們帶老大過夜,然後讓他們安心生老二,也許,老大會哭到四點,就像是晨晨,就像是當年阿公阿媽帶著晨晨的那段時光……

到此刻,突然有種感覺,生命的輪迴,原來是這麼奇妙。

原來是,這麼的奇妙啊。

老二,歡迎你,這裡有爸爸,媽媽,還有大你三歲的姊姊,不敢保證一定無風無雨,但肯定溫馨可愛。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墾丁之旅,最愛的一張照片!





最近在寫一個叫做「鑄劍師」的故事,不知道自己能否完成,但在自己的寫作規劃中,主要是每年會有一本地獄,一本陰界,然後會讓自己實驗性的寫一本作品,之前的酉妖怪一 & 二,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誕生的喔!

這次要挑戰鑄劍師了!

加油!Div!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墾丁之旅,最愛的一張照片!





最近在寫一個叫做「鑄劍師」的故事,不知道自己能否完成,但在自己的寫作規劃中,主要是每年會有一本地獄,一本陰界,然後會讓自己實驗性的寫一本作品,之前的酉妖怪一 & 二,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誕生的喔!

這次要挑戰鑄劍師了!

加油!Div!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星期二晚上,看完了一部電影,BBS鄉民的正義。

 

帶老婆去看得,下午請了一個半小時,開車到老婆公司接了她,然後再繞去西門町,趕上七點的電影放映。

 

電影不短,約莫兩個小時。

 

故事的起頭,從記者被偵訊開始,然後到主角點滴回憶收尾。

 

電影院的笑聲並不算多,但可以感覺到觀眾席上的所有人都很專注,因為電影節奏明快,加上現實與虛幻場景交錯,並且以BBS慣用的熱血文字貫穿全場,其緊迫程度,不小心,會讓人忘記呼吸。

 

這部電影要歸類,其實並不容易,說是一部奇幻架空的電影,好像也對,因為裡面將網路世界虛擬出來,然後網路的帳號被賦予了宛如機器人的形態,越是強悍的角色,擁有越獨特且優美的模樣,其中駭客主角的樣子,真是帥到讓人想要收集公仔,而且不只好人,連壞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樣子,特別的是網路上的戰鬥背景,不只壯闊,而是我們熟悉的地方……

 

然後,要說這部電影是一部探討網路瘋狂現象的電影,好像也對,因為裡面探討最近熱門的人肉搜尋,網路霸凌,等等……為這個虛幻的電影,賦予了更深層的意義,只是最後的答案,還是回到了人的本身,也就是回到了同是鄉民的我們本身,從這個角度出發,從這個角度收尾,的確也為事情的對錯找到了一個答案。

 

而最後,如果你硬要我說出最心底的話,這究竟是一部什麼電影?

 

我會和你說,這不是奇幻架空的電影,這不是探討網路亂象的電影,這是一部回憶電影,是的,一部專屬於我們這個BBS年代的電影。

 

我永遠記得,自己第一次在大學計算機中心,敲下鍵盤,設下第一個帳號的興奮與迷惘,只是沒想到,當時的帳號,如今卻一直跟著我,跟了我好久,久到成為了我書本上代表我一切的名字,Div

 

然後,我從BBS認識了我的大學生活,我在BBS找到好多熱愛文字的人,我在BBS中創造了我第一個故事,然後又從BBS回到了現實,寫出了我第一本書。

 

看完電影,真的很開心。

 

因為有我們的故事,拍成了電影,就像是電影的尾聲,那一個又一個浮現的人們,所有人都離開了BBS進入了現實社會,有的成了醫生,有的成了表演工作者,有的開店賣衣服,但我們的血液裡面,都流著那因為BBS純文字而感動的血液,這些血,沒有消失,也不會消失,直到某一刻,會因為某件事而燙起來。

 

而這部電影,就是那個可能喚醒我們熱血的種子。

 

我很開心,有人以這個題材拍成了電影。

 

這也許是一部動機很深,畫面很動畫,但又充滿了回憶的奇妙電影,如果你喜歡網路,可以去看,因為你會發現自己想像中的網路,竟被人用動畫實現了。

 

如果你不喜歡網路,沒關係,你也可以看,因為這會讓你知道,原來網路是副什麼模樣?原來人之所以喜歡網路,是因為裡面有著現實世界難以實現的溫暖。

 

如果你曾是BBS重度使用者,不妨去重溫一下那曾經屬於我們的感動。

 

而如果你只是假日無聊想去電影院晃晃的人,更可以看,因為所謂的撿到寶,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我記得當我走出電影,巧遇一個老友,她問我,電影好看嗎?空空的腦海裡面,只浮出了一句簡單的話,『這電影,拍出了我們的故事。』

 

是的,就這麼一句話,這電影,拍出了我們這群從網路上學習,成長,然後逐漸邁入社會中堅的我們的故事。

 

BBS鄉民的正義(也許電影名字有點聳),是好電影,好看。

 

好看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二晚上,看完了一部電影,BBS鄉民的正義。

 

帶老婆去看得,下午請了一個半小時,開車到老婆公司接了她,然後再繞去西門町,趕上七點的電影放映。

 

電影不短,約莫兩個小時。

 

故事的起頭,從記者被偵訊開始,然後到主角點滴回憶收尾。

 

電影院的笑聲並不算多,但可以感覺到觀眾席上的所有人都很專注,因為電影節奏明快,加上現實與虛幻場景交錯,並且以BBS慣用的熱血文字貫穿全場,其緊迫程度,不小心,會讓人忘記呼吸。

 

這部電影要歸類,其實並不容易,說是一部奇幻架空的電影,好像也對,因為裡面將網路世界虛擬出來,然後網路的帳號被賦予了宛如機器人的形態,越是強悍的角色,擁有越獨特且優美的模樣,其中駭客主角的樣子,真是帥到讓人想要收集公仔,而且不只好人,連壞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樣子,特別的是網路上的戰鬥背景,不只壯闊,而是我們熟悉的地方……

 

然後,要說這部電影是一部探討網路瘋狂現象的電影,好像也對,因為裡面探討最近熱門的人肉搜尋,網路霸凌,等等……為這個虛幻的電影,賦予了更深層的意義,只是最後的答案,還是回到了人的本身,也就是回到了同是鄉民的我們本身,從這個角度出發,從這個角度收尾,的確也為事情的對錯找到了一個答案。

 

而最後,如果你硬要我說出最心底的話,這究竟是一部什麼電影?

 

我會和你說,這不是奇幻架空的電影,這不是探討網路亂象的電影,這是一部回憶電影,是的,一部專屬於我們這個BBS年代的電影。

 

我永遠記得,自己第一次在大學計算機中心,敲下鍵盤,設下第一個帳號的興奮與迷惘,只是沒想到,當時的帳號,如今卻一直跟著我,跟了我好久,久到成為了我書本上代表我一切的名字,Div

 

然後,我從BBS認識了我的大學生活,我在BBS找到好多熱愛文字的人,我在BBS中創造了我第一個故事,然後又從BBS回到了現實,寫出了我第一本書。

 

看完電影,真的很開心。

 

因為有我們的故事,拍成了電影,就像是電影的尾聲,那一個又一個浮現的人們,所有人都離開了BBS進入了現實社會,有的成了醫生,有的成了表演工作者,有的開店賣衣服,但我們的血液裡面,都流著那因為BBS純文字而感動的血液,這些血,沒有消失,也不會消失,直到某一刻,會因為某件事而燙起來。

 

而這部電影,就是那個可能喚醒我們熱血的種子。

 

我很開心,有人以這個題材拍成了電影。

 

這也許是一部動機很深,畫面很動畫,但又充滿了回憶的奇妙電影,如果你喜歡網路,可以去看,因為你會發現自己想像中的網路,竟被人用動畫實現了。

 

如果你不喜歡網路,沒關係,你也可以看,因為這會讓你知道,原來網路是副什麼模樣?原來人之所以喜歡網路,是因為裡面有著現實世界難以實現的溫暖。

 

如果你曾是BBS重度使用者,不妨去重溫一下那曾經屬於我們的感動。

 

而如果你只是假日無聊想去電影院晃晃的人,更可以看,因為所謂的撿到寶,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我記得當我走出電影,巧遇一個老友,她問我,電影好看嗎?空空的腦海裡面,只浮出了一句簡單的話,『這電影,拍出了我們的故事。』

 

是的,就這麼一句話,這電影,拍出了我們這群從網路上學習,成長,然後逐漸邁入社會中堅的我們的故事。

 

BBS鄉民的正義(也許電影名字有點聳),是好電影,好看。

 

好看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陰界四,7/24登場!博客來,金石堂各600份海報喔!



陰界四
自序

小時候,很喜歡做一件事,就是玩玩具。

每個孩子都喜歡玩玩具,玩玩具不稀奇,但當我漸漸長大,卻發現自己的玩法似乎與他人不同。

我玩玩具的時候,總是會將各種玩具撒在書桌上,這些玩具包羅萬象,有的是便宜的摩托車,有的是姑婆送的小金刀和小銀刀,有的是自己買零食抽取的小玩藝,更有傳統工藝「中國節」,以及塑膠製成小鋼彈玩偶,或是一整組的美國大兵,這些玩具都很便宜,沒有什麼高價組裝的豪奢品,但無論數目或種類都很驚人。

只是,我把這些玩具都撒在書桌上幹嘛呢?

我會開始編故事。

通常會從一個陰謀開始,例如某個寶物被偷走了,主角為了追尋寶物踏上旅程,沿途會遭遇整組美國大兵的追殺,這些美國大兵通常都各自有自己的奇異能力,然後會遇到神祕的老人(神祕的老人通常就是一台摩托車玩具)指點迷津,之後更會遇到有夥伴,也就是會說話的金刀銀刀(擬人化時間),最後呢?寶物通常會在大魔王的手上,而大魔王,總是那個漂亮的中國節(也許因為中國節尾巴很長,很適合打那種橫掃戰場的絕招?)。

故事架構雖然混亂,但往往很大,所以通常沒辦法一個下午結束,最後總是因為媽媽喊我吃晚餐而打斷,於是我會把玩具在桌上維持原樣,就像電影的「停格」,期待不久後故事能重新開始。

這樣玩下來,多則一週,少則三天,遊戲才會結束,只是結局通常難產,因為常會爸爸媽媽突襲書房後,將滿桌的玩具掃空,故事於是「斷頭」了!

當自己慢慢長大,開始將自己的故事放上網路,甚至成為實體書,才赫然明白,也許,打從自己將玩具鋪滿整桌開始,就已經開始構思「地獄」與「陰界」了吧。

另外,按照慣例報告一下自己的人生,還記得第一集時,老婆正好懷孕,生下了晨,帶給我們豐富熱鬧的生活,如今到了第四集,我們這兩個不怕死的爸媽,又將重新投入「睡不飽,夜晚抱小孩跳恰恰」的行列,是的,老婆懷孕,我們要生第二隻了。

而晨也要當姊姊了,聽著她認真的承諾要幫弟弟洗澡,要一起照顧弟弟,我們還蠻感動的。

以後,就是四口之家了。

人生,雖然難免因為必須承受更多的責任而疲倦,但以目前的狀況來說,還挺令人滿意的。

給親愛的老婆,讓我們一起努力,等到我們老了,這段歲月會是我們茶餘飯後,最棒的話題吧。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陰界四,7/24登場!博客來,金石堂各600份海報喔!



陰界四
自序

小時候,很喜歡做一件事,就是玩玩具。

每個孩子都喜歡玩玩具,玩玩具不稀奇,但當我漸漸長大,卻發現自己的玩法似乎與他人不同。

我玩玩具的時候,總是會將各種玩具撒在書桌上,這些玩具包羅萬象,有的是便宜的摩托車,有的是姑婆送的小金刀和小銀刀,有的是自己買零食抽取的小玩藝,更有傳統工藝「中國節」,以及塑膠製成小鋼彈玩偶,或是一整組的美國大兵,這些玩具都很便宜,沒有什麼高價組裝的豪奢品,但無論數目或種類都很驚人。

只是,我把這些玩具都撒在書桌上幹嘛呢?

我會開始編故事。

通常會從一個陰謀開始,例如某個寶物被偷走了,主角為了追尋寶物踏上旅程,沿途會遭遇整組美國大兵的追殺,這些美國大兵通常都各自有自己的奇異能力,然後會遇到神祕的老人(神祕的老人通常就是一台摩托車玩具)指點迷津,之後更會遇到有夥伴,也就是會說話的金刀銀刀(擬人化時間),最後呢?寶物通常會在大魔王的手上,而大魔王,總是那個漂亮的中國節(也許因為中國節尾巴很長,很適合打那種橫掃戰場的絕招?)。

故事架構雖然混亂,但往往很大,所以通常沒辦法一個下午結束,最後總是因為媽媽喊我吃晚餐而打斷,於是我會把玩具在桌上維持原樣,就像電影的「停格」,期待不久後故事能重新開始。

這樣玩下來,多則一週,少則三天,遊戲才會結束,只是結局通常難產,因為常會爸爸媽媽突襲書房後,將滿桌的玩具掃空,故事於是「斷頭」了!

當自己慢慢長大,開始將自己的故事放上網路,甚至成為實體書,才赫然明白,也許,打從自己將玩具鋪滿整桌開始,就已經開始構思「地獄」與「陰界」了吧。

另外,按照慣例報告一下自己的人生,還記得第一集時,老婆正好懷孕,生下了晨,帶給我們豐富熱鬧的生活,如今到了第四集,我們這兩個不怕死的爸媽,又將重新投入「睡不飽,夜晚抱小孩跳恰恰」的行列,是的,老婆懷孕,我們要生第二隻了。

而晨也要當姊姊了,聽著她認真的承諾要幫弟弟洗澡,要一起照顧弟弟,我們還蠻感動的。

以後,就是四口之家了。

人生,雖然難免因為必須承受更多的責任而疲倦,但以目前的狀況來說,還挺令人滿意的。

給親愛的老婆,讓我們一起努力,等到我們老了,這段歲月會是我們茶餘飯後,最棒的話題吧。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每次寫故事 總是會被我砍掉幾萬字 其實很浪費 但為了故事流暢總是會忍痛砍掉

如今 把這故事放上來

除了和大家分享之外 也因為這段和陰界四有點關係喔

陰界四完稿了 可能會在七月出版吧~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每次寫故事 總是會被我砍掉幾萬字 其實很浪費 但為了故事流暢總是會忍痛砍掉

如今 把這故事放上來

除了和大家分享之外 也因為這段和陰界四有點關係喔

陰界四完稿了 可能會在七月出版吧~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那力量,究竟是什麼?」遠處的觀眾席上,柏雙手十指交叉,他也問著自己。

「看樣子,你下一場比賽的對手,還沒有完全確定啊。」旁邊的阿歲皺眉,「不過割喉之狼都已經變成這樣了,怎麼還不死?」

「阿歲,我問你喔。」柏雙眼綻放銳利光芒,突然提出一個毫不相關的問題。「觀眾做什麼事,會造成比賽犯規?」

「呃?黑暗巴別塔的規定很鬆散的,基本上只要不傷害到比賽選手,石之八座都不會出手。」阿歲左顧右盼,坦白說,他還挺怕那傢伙的。

「只要不要傷到比賽選手嗎?」柏一笑,「那太好了,那我就不會犯規了。」

「啊?」阿歲一愣,正要開口問。「你想要做什麼……」

忽然,他發現柏已經起身,身體一縱,一口氣跳過層層的人群。

「柏!」阿歲忍不住叫了出來,「你這傢伙老是搞這招,別把命玩掉啊!」

不遠處,柏已經逼近了擂台邊,那是割喉之狼的藍色角落。

柏摩擦著拳頭,慢慢微笑。

「如果我沒猜錯,讓一切便詭異的風,就是從這裡吹出來的啊。」

割喉之狼屢敗屢戰,而且身軀不斷妖魔化,將中了偷襲後必須爭取時間的小英,陷入難以想像的苦戰。

而同時間,柏靠著他掌握風的能力,溜到了割喉之狼的藍色角落,然後,柏的手一伸,拍向了一個人的肩膀。

「嘿。」柏微笑,另一隻手則慢慢的握拳。「你好啊,人權律師。」

「啊?」那個西裝筆挺,道貌岸然的人權律師一愣,轉過頭,看著拍他肩膀的男人,柏。

而下一秒,柏的拳頭已然握緊。

「是你吧,」柏一笑,「是你用你的技,在操縱割喉之狼吧?」

「啊?你在說……」人權律師大驚,退了一步。

但這一退,已經太遲了,因為柏的右拳,已經夾著錘鍊無數次的風,朝著人權律師的臉門,直接轟了過去。

砰。

人權律師的臉吃了柏的重拳,整個身體往後翻倒,撞上了擂台的角落,而同一時刻,擂台上的割喉之狼動作猛然一頓。

像是失去控制的機器人,整個人停了下來。

「小英,就趁現在!」柏大吼,「給割喉之狼最後一擊。」

「原來如此。」小英吸了一口氣,從擂台邊抓起了至今以來最重的一個鐵塊。

上面的數字,是一千。

一千公斤,這是一台卡車的重量。

「結束。」小英單手抓著這個等同一台卡車的鐵塊,宛如豪氣的籃球灌藍,高高躍起,飛躍了半個擂台,朝著呆滯的割喉之狼,直砸了下去。

鐵塊落下。

小英的手直壓到了地板,而鐵塊更整個埋入地底,連同鐵塊下的惡魔,割喉之狼,一起埋葬。

鐵塊陷落,緊接而來的是從地底傳來的巨大悶響,會場所有的觀眾都不禁伸出手,猛力抓住椅子手把,因為強大的震波,從擂台中心蔓延開來,震的他們的屁股同時離開了椅面。

同時間,擂台也終於承受不住小英的暴力,轟然而垮,在崩落的鋼筋中與煙塵中,只剩下一個女孩傲然站在鐵塊之上。

她宛如破壞世界中的女神,清純且迷人,對著擂台下方,露出帶著稚氣的微笑。

「嗨。」小英笑著打招呼,真的很難想像,她是剛才將割喉之狼連同千斤鐵塊,一起壓到地底的怪力女。「你是躲避人吧?」

「嗯。」柏只是稍微點頭。

令柏擔心的是,就在小英一拳讓擂台崩落之時,人權律師竟然趁機掙脫了柏的箝制,不見了。

人權律師也許自己本身不強,但能操縱割喉之狼與暴力小英周旋,肯定不是普通角色。

更何況柏很清楚,他的那一拳雖重,但卻沒有真正擊倒人權律師。

「謝謝你。」小英的臉在會場的燈光照映下,有些泛紅。「看樣子,割喉之狼不會再爬出來了,你知道,他真的很噁心。」

「不客氣,我只是想看到一場公平的比賽。」柏確定人權律師已經逃走,嘆了一口氣。

人權律師逃了,那表示這個棘手的角色,未來還會再出現。

「嗯,希望我們的比賽……」小英跳下鐵塊,想要和柏再說些話,但柏已經轉身,朝著阿歲走去。

小英微微一愣,正要追上柏的背影,但小英的支持者已經如潮水般湧來,讓現場再度陷入混亂之中。

小英忍不住一直目送著柏的影子,漸漸淹沒在人群之中。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那力量,究竟是什麼?」遠處的觀眾席上,柏雙手十指交叉,他也問著自己。

「看樣子,你下一場比賽的對手,還沒有完全確定啊。」旁邊的阿歲皺眉,「不過割喉之狼都已經變成這樣了,怎麼還不死?」

「阿歲,我問你喔。」柏雙眼綻放銳利光芒,突然提出一個毫不相關的問題。「觀眾做什麼事,會造成比賽犯規?」

「呃?黑暗巴別塔的規定很鬆散的,基本上只要不傷害到比賽選手,石之八座都不會出手。」阿歲左顧右盼,坦白說,他還挺怕那傢伙的。

「只要不要傷到比賽選手嗎?」柏一笑,「那太好了,那我就不會犯規了。」

「啊?」阿歲一愣,正要開口問。「你想要做什麼……」

忽然,他發現柏已經起身,身體一縱,一口氣跳過層層的人群。

「柏!」阿歲忍不住叫了出來,「你這傢伙老是搞這招,別把命玩掉啊!」

不遠處,柏已經逼近了擂台邊,那是割喉之狼的藍色角落。

柏摩擦著拳頭,慢慢微笑。

「如果我沒猜錯,讓一切便詭異的風,就是從這裡吹出來的啊。」

割喉之狼屢敗屢戰,而且身軀不斷妖魔化,將中了偷襲後必須爭取時間的小英,陷入難以想像的苦戰。

而同時間,柏靠著他掌握風的能力,溜到了割喉之狼的藍色角落,然後,柏的手一伸,拍向了一個人的肩膀。

「嘿。」柏微笑,另一隻手則慢慢的握拳。「你好啊,人權律師。」

「啊?」那個西裝筆挺,道貌岸然的人權律師一愣,轉過頭,看著拍他肩膀的男人,柏。

而下一秒,柏的拳頭已然握緊。

「是你吧,」柏一笑,「是你用你的技,在操縱割喉之狼吧?」

「啊?你在說……」人權律師大驚,退了一步。

但這一退,已經太遲了,因為柏的右拳,已經夾著錘鍊無數次的風,朝著人權律師的臉門,直接轟了過去。

砰。

人權律師的臉吃了柏的重拳,整個身體往後翻倒,撞上了擂台的角落,而同一時刻,擂台上的割喉之狼動作猛然一頓。

像是失去控制的機器人,整個人停了下來。

「小英,就趁現在!」柏大吼,「給割喉之狼最後一擊。」

「原來如此。」小英吸了一口氣,從擂台邊抓起了至今以來最重的一個鐵塊。

上面的數字,是一千。

一千公斤,這是一台卡車的重量。

「結束。」小英單手抓著這個等同一台卡車的鐵塊,宛如豪氣的籃球灌藍,高高躍起,飛躍了半個擂台,朝著呆滯的割喉之狼,直砸了下去。

鐵塊落下。

小英的手直壓到了地板,而鐵塊更整個埋入地底,連同鐵塊下的惡魔,割喉之狼,一起埋葬。

鐵塊陷落,緊接而來的是從地底傳來的巨大悶響,會場所有的觀眾都不禁伸出手,猛力抓住椅子手把,因為強大的震波,從擂台中心蔓延開來,震的他們的屁股同時離開了椅面。

同時間,擂台也終於承受不住小英的暴力,轟然而垮,在崩落的鋼筋中與煙塵中,只剩下一個女孩傲然站在鐵塊之上。

她宛如破壞世界中的女神,清純且迷人,對著擂台下方,露出帶著稚氣的微笑。

「嗨。」小英笑著打招呼,真的很難想像,她是剛才將割喉之狼連同千斤鐵塊,一起壓到地底的怪力女。「你是躲避人吧?」

「嗯。」柏只是稍微點頭。

令柏擔心的是,就在小英一拳讓擂台崩落之時,人權律師竟然趁機掙脫了柏的箝制,不見了。

人權律師也許自己本身不強,但能操縱割喉之狼與暴力小英周旋,肯定不是普通角色。

更何況柏很清楚,他的那一拳雖重,但卻沒有真正擊倒人權律師。

「謝謝你。」小英的臉在會場的燈光照映下,有些泛紅。「看樣子,割喉之狼不會再爬出來了,你知道,他真的很噁心。」

「不客氣,我只是想看到一場公平的比賽。」柏確定人權律師已經逃走,嘆了一口氣。

人權律師逃了,那表示這個棘手的角色,未來還會再出現。

「嗯,希望我們的比賽……」小英跳下鐵塊,想要和柏再說些話,但柏已經轉身,朝著阿歲走去。

小英微微一愣,正要追上柏的背影,但小英的支持者已經如潮水般湧來,讓現場再度陷入混亂之中。

小英忍不住一直目送著柏的影子,漸漸淹沒在人群之中。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真是好快。」坐在觀眾席的柏,雙手不自覺的捏緊,能掌握風的他,能躲的過這藏在指尖的刀鋒嗎?

「這個割喉之狼原本手指就很巧,加上刀鋒輕到幾乎沒有重量,所以他更能盡情的揮舞。」阿歲冷笑一笑,「不過,這樣的他,還不夠看啦。」

「不夠看?」

「暴力小英能打到這裡,豈是這麼容易被收拾的傢伙?」

「喔?」柏正要詢問,忽然觀眾席發出了一陣驚嘆,因為擂台上,戰局再變。

小英急退,一直退到擂台邊緣,剛好就在她第一個助手的旁邊,這助手的外型也算特別,全身巨大的肌肉,看起來像是專門扛載重物的工人。

「給我第一個,」小英低語。「先給我最輕的吧。」

「是。」壯漢用力點頭,雙手往下一抬,抬出一個巨大的鐵塊,看到助手面紅耳赤的模樣,這鐵塊肯定上百公斤。

而同一時間,小英背後,那如傀儡般不協調的割喉之狼又來了,他右手手指翻弄著薄薄的美工刀鋒,再度劃向小英的後頸。

「很好。」小英一笑,伸出單手,只是那隻細瘦的單手,竟然就提起那個巨大鐵塊。「咱們先從最輕的開始吧。」

只見小英手一回,輕鬆的甩動巨大鐵塊,朝著割喉之狼的腦門砸下去。

割喉之狼速度雖快,五指雖巧,但面對如此巨大的鐵塊,他赫然發現自己的招數只是一個屁,於是他只能選擇低下頭,驚險避開飛過來的鐵塊。

鐵塊被小英一扔,竟像是沒有重量般,飛過整個擂台,落在地上。

砰的一聲,扎實的厚水泥地,硬是被鐵塊撞出一個大洞,其能量不散,還將水泥地板震出一張蜘蛛網裂痕。

「這娘們的力氣也太大了吧!」割喉之狼悚然目睹鐵塊落地的氣勢,只是當他再度把頭轉回小英,他赫然發現,小英已經舉起了第二個鐵塊。

這鐵塊比剛才體積更大,一口氣動用到兩個壯漢助手,鐵塊上,被刻著一個數字, 兩百公斤 。

「這是第二輕的喔。」小英再笑,看起來細到幾乎折斷的手腕,輕輕一揮。

這個體積比小英還要大的鐵塊,在空中激烈翻滾著,正面朝著割喉之狼而來。

「臭娘們!你瘋了啊!」割喉之狼又罵了一句,這次他無法在從容避開,只能選擇在地上一滾,狼狽的避開這鐵塊。

鐵塊轟然一聲,地板不只破了一個大洞,更往外裂出一片如水紋般高低起伏的波浪。

「妳的力量也太大了吧?」割喉之狼才打一個滾,正要起身,他的臉色就變了。

變得淒慘無比。

因為眼前的小英,雙手各舉一個鐵塊,右邊鐵塊寫著三百,左邊寫著五百,超過 八百公斤 ,竟然被她輕鬆的高舉。

「這……」割喉之狼再也沒有剛才邪惡的雍容,只能滿臉愁苦,「這還要打嗎?」

「打啊。」小英怒笑道。「你在陽世時偷割女孩喉嚨的氣勢呢?怎麼不見了?怎麼變成軟腳蝦了?」

說完,小英雙手同時往前拋去,這兩個鐵塊,就像是空中翻滾而來的汽車,朝著割喉之狼直壓了下來。

「靠。」在蹲在地上的割喉之狼,已經完全沒有閃避的機會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鐵塊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然後砰砰兩聲,鐵塊激烈的互相撞擊,鐵屑紛飛中,擂台的中心被鐵塊轟的整個塌陷,而鐵塊中心,正是來不及逃出的陽世殺人魔,陰界詭異魂魄,割喉之狼。

「結束了。」阿歲握筆的手猛一抬高,另一手則順勢蓋上筆記本,「柏,看樣子,你下一場對手已經決定啦。」

阿歲說完,他突然感到疑惑,因為他赫然發現,身旁的柏表情依然嚴肅。

只見柏雙眼注視著中心塌陷的擂台場,自言自語著。

「暴力小英,別掉以輕心啊。」柏低語,「割喉之狼的風,不但沒有消失……還變得更詭異了!」

變得更詭異了。

小英扔完鐵塊,正要走回她的紅色角落,忽然間,她感到背部一條涼線劃過。

小英回頭,她赫然發現自己背後的衣服已經被一刀劃開,而且在裂開衣服的下面,是一條不斷渲開的血痕。

中刀了?什麼時候中刀的?

「你……」小英慢慢轉身,面對塌陷的擂台中心,「沒死?」

「我沒死?是啊,我沒死啊?」鐵塊之中,一個身影慢慢爬了出來,他爬行的樣子相當不對勁,似乎已經不是人類,而是一隻姿態扭曲的野獸,「我好痛,但是我沒死啊。」

「哼。」小英哼了一聲,她將力量集中到背部,用力一擠,強大的力量將肌肉往內一合,瞬間將傷口封住,血也隨即止住。「你是怎麼回事,不但沒死,還變強了?為什麼?」

「為什麼?」柏皺眉,「為什麼那一瞬間,割喉之狼不只沒死……整個風還變得更詭異了?」

「為什麼?」

不只柏,現場所有的人的心中都浮現了相同的問號。

「小英啊小英,若你沒辦法解開這謎團,接下來,」柏輕聲的說,「只會越來越危險啊。」

擂台上。

「吼嗚,好痛啊,為什麼不死,我也不知道啊!」割喉之狼發出怪叫,雙手雙腳在地上快速爬行著。

而擂台上的空中,則是不斷飛騰而來的巨大鐵塊,一次又一次的砸中陽世的變態,割喉之狼。

只是奇怪的是,就算整個鐵塊已經將割喉之狼完全埋住,連地板都被撞碎,割喉之狼總能安然無恙的從鐵塊之下竄出,而且每竄出一次,他的形態就更扭曲。

他甚至快要脫離了人的樣子,全身長著不規則的長毛,手臂的關節扭曲,半邊嘴唇被撕開,露出滿嘴的獠牙,但他就是不會死。

「唉嗚。」割喉之狼發出不知道是哭泣還是怒吼的聲音,再度發動攻擊,手上的小刀片已經變化成沾滿鮮血的屠刀,朝著暴力小英直砍下去。

「這樣的戰鬥,真噁心。」小英退開,手中撈起助手傳過來的鐵塊,又一個 五百公斤 。「快說,你為什麼不會死?」

鐵塊從小英手上飛離。

五百公斤在空中激烈滾動,再度砸中割喉之狼,地板碎屑爆裂,把割喉之狼一口氣壓在地上。

小英這一用力,背部更感到微微抽痛痛,剛剛被割喉之狼偷襲的一刀,又開始滲血了。

她比誰都清楚,這場戰鬥如果不斷持續下去,她的傷口遲早會再度裂開,體力更會因此耗盡。

但為什麼?小英想著想著,英挺的秀眉,突然深深皺起。

因為她又看到了。

五百公斤的鐵塊下,一隻毛茸茸的手,再度伸出。

然後,比剛才形態更扭曲,更醜陋,更不像人的割喉之狼慢慢的爬出。

「好痛啊。」割喉之狼的眼睛早已不在原本的位置,一顆被打歪在腦門,一顆則掛在嘴邊,五官更是被鐵塊打到爛成一團,但他就是不死。

喊著痛,越來越強,速度越來越快的不死。

「混蛋啊!」小英怒吼,順手撈起一個 三百公斤 的鐵塊,往前衝刺,這次她不在甩動鐵塊,她直接把鐵塊當成武器,把正要爬出的割喉之狼,用力砸了下去。

整個會場震動,所有人都感到自己的屁股離開了椅面。

這樣的怪力,不管什麼生物,應該都要化成肉醬了吧?

「好痛啊……」鐵塊下,依然是那哀號的聲音。

「你還沒死!?」小英皺眉,一股涼意從她背脊蜿蜒上來。

「吼嗚,嗚嗚。」一張已經完全沒有人類五官的臉,如同蝸牛般,慢慢的從她腳邊的鐵塊下,擠了出來。「好痛啊,為什麼這麼痛,我還沒有死?」

「割喉之狼……」

「所以,我也要妳陪我一起魂飛魄散。」割喉之狼的身體已經擠出了一半,扭曲且殘破的身軀,但就是不死。

「呼。」小英退了一步,這是她第一次感到恐懼。

因為她真的不懂,割喉之狼為什麼會不死,他不是忍耐人那種藉由鐵汁修補身體的技,割喉之狼的不死,是更痛苦的,彷彿一種可怕的力量寄生在他體內,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僅存的是無窮無盡的恨意。

而這些恨意,遲早會威脅到小英的生命。

那力量,究竟是什麼?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是好快。」坐在觀眾席的柏,雙手不自覺的捏緊,能掌握風的他,能躲的過這藏在指尖的刀鋒嗎?

「這個割喉之狼原本手指就很巧,加上刀鋒輕到幾乎沒有重量,所以他更能盡情的揮舞。」阿歲冷笑一笑,「不過,這樣的他,還不夠看啦。」

「不夠看?」

「暴力小英能打到這裡,豈是這麼容易被收拾的傢伙?」

「喔?」柏正要詢問,忽然觀眾席發出了一陣驚嘆,因為擂台上,戰局再變。

小英急退,一直退到擂台邊緣,剛好就在她第一個助手的旁邊,這助手的外型也算特別,全身巨大的肌肉,看起來像是專門扛載重物的工人。

「給我第一個,」小英低語。「先給我最輕的吧。」

「是。」壯漢用力點頭,雙手往下一抬,抬出一個巨大的鐵塊,看到助手面紅耳赤的模樣,這鐵塊肯定上百公斤。

而同一時間,小英背後,那如傀儡般不協調的割喉之狼又來了,他右手手指翻弄著薄薄的美工刀鋒,再度劃向小英的後頸。

「很好。」小英一笑,伸出單手,只是那隻細瘦的單手,竟然就提起那個巨大鐵塊。「咱們先從最輕的開始吧。」

只見小英手一回,輕鬆的甩動巨大鐵塊,朝著割喉之狼的腦門砸下去。

割喉之狼速度雖快,五指雖巧,但面對如此巨大的鐵塊,他赫然發現自己的招數只是一個屁,於是他只能選擇低下頭,驚險避開飛過來的鐵塊。

鐵塊被小英一扔,竟像是沒有重量般,飛過整個擂台,落在地上。

砰的一聲,扎實的厚水泥地,硬是被鐵塊撞出一個大洞,其能量不散,還將水泥地板震出一張蜘蛛網裂痕。

「這娘們的力氣也太大了吧!」割喉之狼悚然目睹鐵塊落地的氣勢,只是當他再度把頭轉回小英,他赫然發現,小英已經舉起了第二個鐵塊。

這鐵塊比剛才體積更大,一口氣動用到兩個壯漢助手,鐵塊上,被刻著一個數字, 兩百公斤 。

「這是第二輕的喔。」小英再笑,看起來細到幾乎折斷的手腕,輕輕一揮。

這個體積比小英還要大的鐵塊,在空中激烈翻滾著,正面朝著割喉之狼而來。

「臭娘們!你瘋了啊!」割喉之狼又罵了一句,這次他無法在從容避開,只能選擇在地上一滾,狼狽的避開這鐵塊。

鐵塊轟然一聲,地板不只破了一個大洞,更往外裂出一片如水紋般高低起伏的波浪。

「妳的力量也太大了吧?」割喉之狼才打一個滾,正要起身,他的臉色就變了。

變得淒慘無比。

因為眼前的小英,雙手各舉一個鐵塊,右邊鐵塊寫著三百,左邊寫著五百,超過 八百公斤 ,竟然被她輕鬆的高舉。

「這……」割喉之狼再也沒有剛才邪惡的雍容,只能滿臉愁苦,「這還要打嗎?」

「打啊。」小英怒笑道。「你在陽世時偷割女孩喉嚨的氣勢呢?怎麼不見了?怎麼變成軟腳蝦了?」

說完,小英雙手同時往前拋去,這兩個鐵塊,就像是空中翻滾而來的汽車,朝著割喉之狼直壓了下來。

「靠。」在蹲在地上的割喉之狼,已經完全沒有閃避的機會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鐵塊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然後砰砰兩聲,鐵塊激烈的互相撞擊,鐵屑紛飛中,擂台的中心被鐵塊轟的整個塌陷,而鐵塊中心,正是來不及逃出的陽世殺人魔,陰界詭異魂魄,割喉之狼。

「結束了。」阿歲握筆的手猛一抬高,另一手則順勢蓋上筆記本,「柏,看樣子,你下一場對手已經決定啦。」

阿歲說完,他突然感到疑惑,因為他赫然發現,身旁的柏表情依然嚴肅。

只見柏雙眼注視著中心塌陷的擂台場,自言自語著。

「暴力小英,別掉以輕心啊。」柏低語,「割喉之狼的風,不但沒有消失……還變得更詭異了!」

變得更詭異了。

小英扔完鐵塊,正要走回她的紅色角落,忽然間,她感到背部一條涼線劃過。

小英回頭,她赫然發現自己背後的衣服已經被一刀劃開,而且在裂開衣服的下面,是一條不斷渲開的血痕。

中刀了?什麼時候中刀的?

「你……」小英慢慢轉身,面對塌陷的擂台中心,「沒死?」

「我沒死?是啊,我沒死啊?」鐵塊之中,一個身影慢慢爬了出來,他爬行的樣子相當不對勁,似乎已經不是人類,而是一隻姿態扭曲的野獸,「我好痛,但是我沒死啊。」

「哼。」小英哼了一聲,她將力量集中到背部,用力一擠,強大的力量將肌肉往內一合,瞬間將傷口封住,血也隨即止住。「你是怎麼回事,不但沒死,還變強了?為什麼?」

「為什麼?」柏皺眉,「為什麼那一瞬間,割喉之狼不只沒死……整個風還變得更詭異了?」

「為什麼?」

不只柏,現場所有的人的心中都浮現了相同的問號。

「小英啊小英,若你沒辦法解開這謎團,接下來,」柏輕聲的說,「只會越來越危險啊。」

擂台上。

「吼嗚,好痛啊,為什麼不死,我也不知道啊!」割喉之狼發出怪叫,雙手雙腳在地上快速爬行著。

而擂台上的空中,則是不斷飛騰而來的巨大鐵塊,一次又一次的砸中陽世的變態,割喉之狼。

只是奇怪的是,就算整個鐵塊已經將割喉之狼完全埋住,連地板都被撞碎,割喉之狼總能安然無恙的從鐵塊之下竄出,而且每竄出一次,他的形態就更扭曲。

他甚至快要脫離了人的樣子,全身長著不規則的長毛,手臂的關節扭曲,半邊嘴唇被撕開,露出滿嘴的獠牙,但他就是不會死。

「唉嗚。」割喉之狼發出不知道是哭泣還是怒吼的聲音,再度發動攻擊,手上的小刀片已經變化成沾滿鮮血的屠刀,朝著暴力小英直砍下去。

「這樣的戰鬥,真噁心。」小英退開,手中撈起助手傳過來的鐵塊,又一個 五百公斤 。「快說,你為什麼不會死?」

鐵塊從小英手上飛離。

五百公斤在空中激烈滾動,再度砸中割喉之狼,地板碎屑爆裂,把割喉之狼一口氣壓在地上。

小英這一用力,背部更感到微微抽痛痛,剛剛被割喉之狼偷襲的一刀,又開始滲血了。

她比誰都清楚,這場戰鬥如果不斷持續下去,她的傷口遲早會再度裂開,體力更會因此耗盡。

但為什麼?小英想著想著,英挺的秀眉,突然深深皺起。

因為她又看到了。

五百公斤的鐵塊下,一隻毛茸茸的手,再度伸出。

然後,比剛才形態更扭曲,更醜陋,更不像人的割喉之狼慢慢的爬出。

「好痛啊。」割喉之狼的眼睛早已不在原本的位置,一顆被打歪在腦門,一顆則掛在嘴邊,五官更是被鐵塊打到爛成一團,但他就是不死。

喊著痛,越來越強,速度越來越快的不死。

「混蛋啊!」小英怒吼,順手撈起一個 三百公斤 的鐵塊,往前衝刺,這次她不在甩動鐵塊,她直接把鐵塊當成武器,把正要爬出的割喉之狼,用力砸了下去。

整個會場震動,所有人都感到自己的屁股離開了椅面。

這樣的怪力,不管什麼生物,應該都要化成肉醬了吧?

「好痛啊……」鐵塊下,依然是那哀號的聲音。

「你還沒死!?」小英皺眉,一股涼意從她背脊蜿蜒上來。

「吼嗚,嗚嗚。」一張已經完全沒有人類五官的臉,如同蝸牛般,慢慢的從她腳邊的鐵塊下,擠了出來。「好痛啊,為什麼這麼痛,我還沒有死?」

「割喉之狼……」

「所以,我也要妳陪我一起魂飛魄散。」割喉之狼的身體已經擠出了一半,扭曲且殘破的身軀,但就是不死。

「呼。」小英退了一步,這是她第一次感到恐懼。

因為她真的不懂,割喉之狼為什麼會不死,他不是忍耐人那種藉由鐵汁修補身體的技,割喉之狼的不死,是更痛苦的,彷彿一種可怕的力量寄生在他體內,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僅存的是無窮無盡的恨意。

而這些恨意,遲早會威脅到小英的生命。

那力量,究竟是什麼?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黑暗巴別塔外,阿歲與柏剪了票,走進座位坐好。

「今天這場,總算可以輕鬆一點了,每次看你比賽,心臟都快停了。」阿歲翹起二郎腿。

「呵。」柏專注的看著比賽的擂台,此刻一個身材火辣的兔女郎正在舉牌,奇怪,無論是陽世或陰界,都愛來這套?

不過吸住柏目光的,卻不是兔女郎,而是紅色角落旁,一個西裝筆挺的油頭男子。

這男子的風,很特別,而且是特別的臭。

「目前賭盤一致看好暴力小英。」阿歲拿著節目單,搖著二郎腿。「怎麼樣?想賭嗎?」

「那男人是誰?」柏答非所問的比著紅色角落。

「那男人?」阿歲屁股微微離開椅子,端詳了一會。「啊,是我的同行啦。」

「同行?」

「經紀人啊。」阿歲瞇著眼睛看了一下,「嗯,是他沒錯,專門仲介一些陽世罪犯的經紀人,他的名聲還蠻壞的,不過仲介的選手基本上都不弱喔。」

「是嗎?」柏皺眉。「仲介陽世罪犯是什麼意思啊?」

柏可以感受到,這油頭男子的風,雖然沒有龍池霸氣強大,沒有老闆娘這樣優雅哀傷,更不像火 王這樣 君臨天下,但就是給柏一種深刻的感覺。

那是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像是原本吹過草原很清新的風,一經過他身邊,立刻被一股腐敗的惡臭污染,變得濃濁而骯髒。

「會在陽世犯罪的,尤其是殺人的,一進入陰界下場都很慘,往往是被他殺死的魂魄給找上,硬生生圍毆致死,但……這種仲介卻會去保護這些罪犯,訓練他們成為戰士。」

「嗯,幹嘛特別訓練陽世罪犯呢?」

「欸,不要小看陽世的罪犯喔,通常越變態的犯罪者,靈魂越是扭曲,越扭曲在陰界代表可能性越高,這仲介就去強化這些扭曲的部份,丟到巴別塔讓他們戰鬥,若贏了,他分一杯羹,若輸了……反正這些變態的命本來就是撿回來的,所以沒差。」阿歲說,「這次他帶的是割喉之狼,肯定又是一個變態中的變態吧。」

「嗯。」柏點頭,他能理解,越是變態的罪犯,往往擁有越扭曲靈魂這件事。「你說他名聲不好,那他叫什麼名字?」

「他的名字好像承襲自陽世的職業,是一種專門替變態罪犯脫罪的職業……」

「專門替罪犯脫罪?」

「叫做,」阿歲露出嫌惡的表情,輕聲說,「走火入魔的……人權律師。」

「人權律師啊……」柏雙手撐住下巴,露出沈思的表情。「的確,在也沒有比正義化身的墮落,更為可怕的了。」

而就在柏與阿歲閒聊之際,擂台上的舉牌兔女郎下場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來自兩位參賽者的肅殺之氣。

柏知道,要開始了,今晚暴力小英與變態殺手的生死之戰。

噹。比賽開始。

「看清楚了,柏。」阿歲低語,「這就是你下場對手的實力。」

「嗯。」柏沒有回答,但內心的感受,卻比誰都還震撼。

因為他再度感受到了風。

從擂台中心突然狂湧而出,宛如龍捲風的風,朝著觀眾直撲而來。

風的源頭,正是那個外表清純的少女,暴力小英。

只見她赤手空拳,只是慢慢將手上的袖子捲起,露出白皙細瘦的手臂。

「若資料沒錯,暴力小英的能力偏向『體』,今晚應該可就可以一窺全貌了啊。」阿歲興奮的拿起筆,拼命抄著筆記。

「小心喔,小英。」一旁的柏,卻露出擔心的表情,「對手的風雖沒妳強,可是詭異的很。」

詭異,沒錯,就是詭異。

因為割喉之狼動了,他像是玩偶般左右搖晃,看似笨拙的動作,速度卻快的驚人,轉眼間就到了小英面前。

然後他的手隨意往前一揮,指尖閃過一絲鋒利的冷光,朝著小英的喉嚨劃去。

「夠快。」小英嘴角揚起一絲冷笑,頭一仰,驚險避開割喉之狼的手指,以及指尖夾著那銳利的刀鋒。

但小英才退,她赫然發現,割喉之狼的的手指已經回來了。

而指尖的一小片刀鋒,再度照映出森冷的光芒。

「好快。」小英微微詫異,再退一步,再度險險避開了這一刀,這次避得險,因為她的幾絡頭髮已經被整齊削斷,隨風飛散。

可是,小英才剛退,那動作宛如不協調木偶的割喉之狼,手指竟然又回來了。

只見,他手指像是跳舞般轉動,一邊高速揮動著他的手,手指還不斷玩弄著那個刀片,刀片在他的指節與指尖來回翻動,然後在快抵達小英咽喉之時,刀鋒快速朝前,化成精小但殺傷力十足的恐怖武器。

眼看,就要劃過小英喉嚨那薄薄的皮膚。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黑暗巴別塔外,阿歲與柏剪了票,走進座位坐好。

「今天這場,總算可以輕鬆一點了,每次看你比賽,心臟都快停了。」阿歲翹起二郎腿。

「呵。」柏專注的看著比賽的擂台,此刻一個身材火辣的兔女郎正在舉牌,奇怪,無論是陽世或陰界,都愛來這套?

不過吸住柏目光的,卻不是兔女郎,而是紅色角落旁,一個西裝筆挺的油頭男子。

這男子的風,很特別,而且是特別的臭。

「目前賭盤一致看好暴力小英。」阿歲拿著節目單,搖著二郎腿。「怎麼樣?想賭嗎?」

「那男人是誰?」柏答非所問的比著紅色角落。

「那男人?」阿歲屁股微微離開椅子,端詳了一會。「啊,是我的同行啦。」

「同行?」

「經紀人啊。」阿歲瞇著眼睛看了一下,「嗯,是他沒錯,專門仲介一些陽世罪犯的經紀人,他的名聲還蠻壞的,不過仲介的選手基本上都不弱喔。」

「是嗎?」柏皺眉。「仲介陽世罪犯是什麼意思啊?」

柏可以感受到,這油頭男子的風,雖然沒有龍池霸氣強大,沒有老闆娘這樣優雅哀傷,更不像火 王這樣 君臨天下,但就是給柏一種深刻的感覺。

那是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像是原本吹過草原很清新的風,一經過他身邊,立刻被一股腐敗的惡臭污染,變得濃濁而骯髒。

「會在陽世犯罪的,尤其是殺人的,一進入陰界下場都很慘,往往是被他殺死的魂魄給找上,硬生生圍毆致死,但……這種仲介卻會去保護這些罪犯,訓練他們成為戰士。」

「嗯,幹嘛特別訓練陽世罪犯呢?」

「欸,不要小看陽世的罪犯喔,通常越變態的犯罪者,靈魂越是扭曲,越扭曲在陰界代表可能性越高,這仲介就去強化這些扭曲的部份,丟到巴別塔讓他們戰鬥,若贏了,他分一杯羹,若輸了……反正這些變態的命本來就是撿回來的,所以沒差。」阿歲說,「這次他帶的是割喉之狼,肯定又是一個變態中的變態吧。」

「嗯。」柏點頭,他能理解,越是變態的罪犯,往往擁有越扭曲靈魂這件事。「你說他名聲不好,那他叫什麼名字?」

「他的名字好像承襲自陽世的職業,是一種專門替變態罪犯脫罪的職業……」

「專門替罪犯脫罪?」

「叫做,」阿歲露出嫌惡的表情,輕聲說,「走火入魔的……人權律師。」

「人權律師啊……」柏雙手撐住下巴,露出沈思的表情。「的確,在也沒有比正義化身的墮落,更為可怕的了。」

而就在柏與阿歲閒聊之際,擂台上的舉牌兔女郎下場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來自兩位參賽者的肅殺之氣。

柏知道,要開始了,今晚暴力小英與變態殺手的生死之戰。

噹。比賽開始。

「看清楚了,柏。」阿歲低語,「這就是你下場對手的實力。」

「嗯。」柏沒有回答,但內心的感受,卻比誰都還震撼。

因為他再度感受到了風。

從擂台中心突然狂湧而出,宛如龍捲風的風,朝著觀眾直撲而來。

風的源頭,正是那個外表清純的少女,暴力小英。

只見她赤手空拳,只是慢慢將手上的袖子捲起,露出白皙細瘦的手臂。

「若資料沒錯,暴力小英的能力偏向『體』,今晚應該可就可以一窺全貌了啊。」阿歲興奮的拿起筆,拼命抄著筆記。

「小心喔,小英。」一旁的柏,卻露出擔心的表情,「對手的風雖沒妳強,可是詭異的很。」

詭異,沒錯,就是詭異。

因為割喉之狼動了,他像是玩偶般左右搖晃,看似笨拙的動作,速度卻快的驚人,轉眼間就到了小英面前。

然後他的手隨意往前一揮,指尖閃過一絲鋒利的冷光,朝著小英的喉嚨劃去。

「夠快。」小英嘴角揚起一絲冷笑,頭一仰,驚險避開割喉之狼的手指,以及指尖夾著那銳利的刀鋒。

但小英才退,她赫然發現,割喉之狼的的手指已經回來了。

而指尖的一小片刀鋒,再度照映出森冷的光芒。

「好快。」小英微微詫異,再退一步,再度險險避開了這一刀,這次避得險,因為她的幾絡頭髮已經被整齊削斷,隨風飛散。

可是,小英才剛退,那動作宛如不協調木偶的割喉之狼,手指竟然又回來了。

只見,他手指像是跳舞般轉動,一邊高速揮動著他的手,手指還不斷玩弄著那個刀片,刀片在他的指節與指尖來回翻動,然後在快抵達小英咽喉之時,刀鋒快速朝前,化成精小但殺傷力十足的恐怖武器。

眼看,就要劃過小英喉嚨那薄薄的皮膚。

Di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